Tidlos Craft 有幸能專訪 Jaime Zevallos @jaimezevallos,Jamie 是著名美國超級英雄連續劇《斗篷與匕首》的演員之一。我們今天將和他一起談談他對腕錶收藏的熱忱、深根於秘魯的家族生活以及他過去在紐約著名的塗鴉藝術創作故事。

 

Tidlos Craft: 感謝Jaime今日能撥空參與我們的專訪。
@jaimezevallos: 謝謝您,我也很開心能和手錶同好分享我的收藏熱忱。

 

Photo Courtesy of @jaimezevallos

 

TC: 您的家人來自哪裡呢?
@jaimezevallos: 我在秘魯的首都利馬出生,三歲的時候搬到了美國紐約的皇后區。1980年代初期的秘魯,正面臨著通貨膨脹、嚴重的經濟困難和內亂,而當時美國政府提供我父母一個機會,讓我們全家能夠有更好的生活。我爸爸在秘魯時,是在銀行業工作,但到了美國之後必須要另謀出路,後來他靠自學成為了一名廚師,經過不斷地努力,最後當上紐約知名餐廳的主廚。

 

TC: 你是從什麼時候開始接觸手錶呢?
@jaimezevallos: 從我叔叔開始的,他是佛羅里達州的一個珠寶商,曾贈與我人生中第一支1970年的 Croton手錶,錶帶是蜥蜴皮做成的,直到今日我都還收藏著。

 

Photo Courtesy of @jaimezevallos

 

TC: 你在年輕的時候曾有藝術相關背景,這個背景是如何將你帶到影視產業呢?
@jaimezevallos: 我年輕時曾是個紐約知名的塗鴉藝術家,甚至受聘至各個商家和餐廳,委託我為他們的前門做各種藝術創作,但是在1990中期遇到了政治變革,城市塗鴉成了非法行為,我因此被逮捕,之後便去社區大學讀書。這件事測底改變了我的職涯規劃,最後決定在長島大學主修導演系。

 

現在,我最開心的其中一件事就是我會製作、導演電影,同時也參與藝術圈或是慈善組織共同資助展覽的活動。其中一個慈善組織是Arts for a Better Tomorrow (ABT),這個組織專門協助弱勢青年的藝術創作,對於這些沒那麼幸運的孩子們,我認為這是非常有意義的事情。

 

TC: 在讀大學的期間,哪些手錶對你而言是重要的?
@jaimezevallos: 我曾買了一些手錶。為了能在學習電影時維持生計和資助我的熱忱,我曾做過幾個特別的工作,這些工作也讓我學習到了很多事情,我曾在紐約的Macy’s百貨公司工作過三年半,最初是在女鞋部工作了兩年,接著便調到了手錶部門工作。

 

當時是在一家有不同品牌的店裡工作,對我而言是個很棒的機會,我可以學習更多有關不同品牌的事物,更學到了耐心,而最後離職的原因是我已經賺了足夠的錢來製作電影,16釐米影片在當時的紐約非常盛行,當我追尋著演藝之路時,曾有過很長的一段時間,我在曼哈頓邊拍電影、邊擔任調酒師,至今,我已全職投入拍電影和演戲九年。

 

TC:  你收藏哪種類型的手錶呢?
@jaimezevallos: 我非常喜歡古董錶,如果是沒有使用過的手錶,我一點也不想收藏,雖然說起來很奇怪,但我喜歡古董錶背後所留下的DNA。我不認為我曾有過全新的手錶,除了John Mayer 聯名的那支G-Shock,其餘的全都是古董錶。為了尋找古董錶,我的「小幫手們」是在紐約的一些經銷商,之後慢慢拓展人脈、也認識了一些手錶修理師傅。我主要收藏的是Seiko的古董錶和勞力士的Datejust,同時也有其他極度有特色的手錶。

 

Photo Courtesy of @jaimezevallos

 

TC:  你收藏了很多Seiko手錶,他們和日本吸引你的地方在哪裡?
@jaimezevallos: 到日本旅行絕對是我的願望清單,東亞文化非常吸引我。我熱愛古董 Seiko 錶,也對Grand Seiko有著同樣的著迷,因為這個牌子花錢所得到的價值是其他品牌的手錶比不上的。近期我特別獨特的錶,其中一個我喜愛的收藏是1970年的Seiko Panda Chronograph 8120。

 

Photo Courtesy of @jaimezevallos

 

TC: 你有沒有特別常戴的錶?
@jaimezevallos: 有的,這兩支都和我的家庭和藝術背景有關。現在戴的這支是我生日那年出的手錶,1978的勞力士Perpetual Datejust,它有著 John Buckley錶盤,這個錶讓我想起我的家鄉秘魯;另一支是1994年的勞力士Submariner No Date,這一年對我有特別的意義,當時我還是紐約知名的塗鴉藝術家,每天都不停地畫畫。

 

Photo Courtesy of @jaimezevallos

 

TC: 在你的電影裡,你如何挑選適合的手錶?
@jaimezevallos: 我通常沒有權利選擇,都是別人來幫忙挑的,而且電影裡的幾乎都是假錶,只有在極少數的情況下我們可以自己選擇。但是當我在拍電影時,我通常會自己選擇合適的配件來點綴故事裡的角色,讓角色能有更好連結性,有時候我會戴錶盤上有大力水手卜派的Invicta,它可以時常點醒自己的興趣而不要太過嚴肅!

 

TC: 你有夢想中的手錶嗎?或是你有一天希望得到的手錶?
@jaimezevallos:  你知道我已經嘗試過各種想要的手錶,也很幸運都有嘗試過了,我有很多朋友都是收藏手錶的大戶,他們甚至比我更沈迷在手錶收藏的這塊領域,我想也許有一天會想要收藏1960年的Red Submariner。

 

Photo Courtesy of @jaimezevallos

 

TC:  請問在收集這些手錶時,你有什麼哲學呢?
@jaimezevallos: 沒有特別的哲學,我是百分之百發自內心的收藏,若不是自己真心想收藏的話,最後也會將錶賣出,我對能讓我觸動的事物充滿渴望,如果這支錶無法觸動你的內心,那你買來做什麼呢?

 

TC: 你會給想踏入手錶收集的年輕人什麼建議呢?
@jaimezevallos: 試著找到屬於自己的品味吧!千萬不要跟風!現在太多人買錶只是為了以後有增值空間,不要買超出自己經濟負擔的手錶,也要時常告訴自己不要擔心犯錯,最重要的是跟隨自己的心。我父親在這方面是我的榜樣,他對手錶趨勢一概不知,只買自己喜歡的手錶。

 

Photo Courtesy of @jaimezevallos

 

TC: 謝謝Jaime 和我們分享你的故事和手錶收藏的過程,期待有天能在亞洲見到你。
@jaimezevallos: 謝謝大家,我也很榮幸能參加訪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