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2021年初,Tidlos Craft 有幸採訪到著名的 Instagram 微距攝影大師 – @horomariobro。這一段時間以來,手錶界一直在探索每一支令人驚嘆手錶背後之故事,以及這些嘖嘖稱奇的照片是如何拍攝的,一起來欣賞這段極度有意義的專訪吧。

 

Photo courtesy of @horomariobro

 

Tidlos Craft: Horomariobro 您好,我們非常榮幸有機會採訪您。
@horomariobro: 不用客氣,是我的榮幸,況且我很喜歡 Tidlos Craft 敘說每個收藏家跟製錶師背後的故事。

 

Tidlos Craft: 請問你來自哪裡呢?
@horomariobro:我從小在台灣桃園長大,直到14歲那年我搬到美國的德克薩斯州奥斯汀就讀,20多年前我和我家人一起搬到加州繼續在軟體產業工作,每一年我會回台灣見見家人並享受美食,每次回來的時候我也很開心能夠和當地的鐘錶業有這樣的機緣。

 

Tidlos Craft: 你怎麼開始鐘錶之旅的?
@horomariobro:我從小就很喜歡手錶呈現時間這樣的抽象概念。對我來說,人類發明、製作這些小物件來記錄時間,這種由抽象轉化成機器運作的意象讓我很著迷。至今,我相信人類的偉大成就之一莫過於這些微工程,及製錶師們如何把這麼多微小的零件組合在一起這種和諧感。

 

Tidlos Craft:  請問你人生中的第一錶是哪一支?
@horomariobro:我的第一支機械錶是2005年收到的禮物。在台灣,過年時都會收到長輩們送的紅包,當時我跟奶奶說,我比較想要一支手錶,特別是 Zenith El Primero。

 

它的擒縱機構可從每小時36萬次的速度轉動,當時我對這些機械運作不是太了解,因此這樣的手錶讓我夢想擁有它的一天。隨著時間越長,我逐漸地開始收藏更多的手錶,但這隻奶奶送的錶別有意義,每當我帶它的時候,就會讓我回想跟奶奶與家人在一起的時刻。

 

Photo courtesy of @horomariobro

 

Tidlos Craft: 你購入的第一支錶是哪一支?
@horomariobro:我第一支自己購入的錶是2008年買的 IWC Acquatimer 鈦合金手錶。當年我真的很喜歡這支錶,但買完一週後剛好發生了全球經濟大蕭條,真的有嚇到我。雖然我現在不常再戴它,不過他一直都在我的收藏裡,每次看到它時,也提醒我未來購買手錶前要三思而後行了!

 

直到2011年我才在台灣買了第二支錶 – 江詩丹頓(Vacheron Constantin)祖傳的 Patrimony 白金雙日逆行手錶,其實在2008年我就知道他它了,實在太喜歡它的複雜性設計,但當時還真買不起。

 

Photo courtesy of @horomariobro

 

Tidlos Craft: 你怎麼選購你喜歡的手錶呢?

@horomariobro:基本上我在任何地方都會買手錶,特別是回到台灣。我覺得最重要的是跟授權的經銷商建立良好值得信賴的長期關係,在購買前,我會花很長的時間做研究,買錶就像在買衣服一樣,有時候你要試戴一下,跟買主聊聊了解手錶的性能,最後在做決定哪一支錶是自己要的。然而獨立手錶在台灣不像在歐洲、美國或日本廣受歡迎,因此,這讓我在這裡找到更獨特的手錶。

 

我在2014年的那支 F.P.Chronometre Bleu 錶就是這樣來的!這支錶其實早在距離我家5分鐘的鐘錶店賣了一年,我每次經過都會特別留意這支錶,直到有一天,店裡的女士告訴我「你何不帶回去試戴個幾天呢?」當時我很震驚,因為我從來沒有這樣的經驗,她提到她在這個行業已有30多年了,很能讀懂別人的心,而我就這樣幸運被她選中。 

 

Photo courtesy of @horomariobro

 

Tidlos Craft: 你怎麼開始經營IG帳號?每一支錶的精密度都令人讚賞!
@horomariobro:謝謝你的讚賞。我一直以來都很喜歡手錶的細節,在閒暇中,我會用不同類型的放大鏡來觀察我的寶貝手錶們。經營IG是去年疫情下在家工作時開始的,那時我請教一位專業攝影師朋友教我如何拍攝手錶微小細節及如何調整燈光的技巧。

 

Photo courtesy of @horomariobro

 

從那時候開始,我開始專注於手錶細節的微型攝影。於是開始拍了一系列的 Lange & Söhne 照片,沒想到這樣的照片出乎意料地廣受迴響,甚至 Lange & Söhne 也回覆我了呢!

 

Photo courtesy of @horomariobro

 

Tidlos Craft: 是什麼樣的機緣讓你關注較小的獨立品牌?
@horomariobro:我喜歡這些鐘錶小品牌的謙虛以及堅持己見的原則,他們不僅不受市場影響,且擁有自己的哲學及設計語言,而最獨特之處肯定是售後服務,你可以經常跟這些業主交流,但可能無法直接跟勞力士的CEO講到話對吧?

 

Tidlos Craft:你怎麼看待小品牌的未來?
@horomariobro:當我們開始學習如何收藏手錶時,勞力士肯定還是大家耳熟能詳的大品牌,也正是品牌力量帶給手錶更多的價值,不過時代一直在改變,我相信,小品牌如果可以直接對消費者分享手錶背後的故事,以及每一件作品工藝所付出的努力,每一支手錶都可以提高自己的影響力。

 

Tidlos Craft: 你最珍藏的手錶是哪一支?
@horomariobro:我的收藏日漸增加,所以我的手錶比實際戴的多。我一週大多會交錯輪流穿戴這些手錶,現在因年紀較大對錶的品味相對提高,因此很少在買賣手錶,有時候我會開玩笑的說我當初付了一堆「手錶的學費」!

 

在我的收藏品中,我最欣賞的是羅曼·高蒂埃 (Romain Gauthier) 做的 Logical One Yellow Gold 這支錶。然而,我最欽佩和尊敬的製錶師是菲利普·杜福爾 (Philippe Dufour),他完美加工處理每一件樸素又精緻的錶使我讚嘆!不幸的是,現在價格則是水漲船高。

 

Photo courtesy of @horomariobro

 

Tidlos Craft: 你會傳承哪一錶給兒子呢?
@horomariobro:我兒子還不到了解手錶的年紀,不過我試圖要教他一些,我會選擇給他我奶奶送我的 Zenith El Primero,畢竟這支錶對我來說富有最多的情感價值。不過我兒子對於 Lange & Söhne Zeitwerk 這支錶的時間跳躍感也特別著迷呢!

 

Photo courtesy of @horomariobro

 

Tidlos Craft: 非常榮幸有這次機會能跟 @horomariobro 探索時間及手錶之旅,我們跟您學到很多!
@horomariobro:不用客氣,我很開心能夠分享我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