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dlos Craft 德洛士非常榮幸能邀請到 Steven Ho (@perpetual_horology),Split Second Horology Review「腕錶評測」 的 YouTube 頻道創辦人與我們分享他的腕錶故事。讀者的聲音我們聽見了,這次專訪 Steven 希望能透過他的故事帶讀者一探香港的腕錶收藏生態。我們很開心在對談中除了能參與 Steven 的玩錶旅程,也一起分享了他對攝影、威士忌和約翰·梅爾的熱愛。

 

Photo Courtesy of @perpetual_horology

 

Steven 的求學旅程和多國職場經歷

 

Tidlos Craft: 您好, Perpetual Horology Steven (@perpetual_horology),Tidlos Craft 十分榮幸能聯繫上您,進行今天的專訪。

@perpetual_horology: 我很開心能認識你們以及分享我對腕錶收藏的熱忱。

 

TC: 請問 Steven 您來自哪裡?

@perpetual_horology: 我在香港出生和長大。

 

TC: 請問大學主修什麼呢?

@perpetual_horology: 我大學主修製造工程,現在正在攻讀香港大學的 MBA 學程。在職涯規劃上,我想要成為一個更好的管理者,所以我也考慮過創業,理想是能夠結合我的攝影、吉他、腕錶和汽車興趣的那種。而目前經營 Instagram 帳號算是為了唸 MBA 實驗的一個小專案吧!

 

TC: 請問目前從事什麼工作?
@perpetual_horology: 大學一畢業,我在一家知名日本相機製造商擔任品管工程師。當時專注於學習怎麼優化產品,你也知道日本企業對產品品質要求十分嚴苛。跟日本企業共識學到了日本職人精神,也給了我非常嚴謹的邏輯訓練以確保最高的(產品)品質。

 

後來我轉職到一家做平板的香港新創公司。一開始我還是擔任品管工程師,不過在這個專業上耕耘了那麼久,漸漸對我已經沒什麼挑戰性了,於是我轉換跑道到需要更多談判技巧的運營管理職上。在這個職位,我需要跟供應商和客戶溝通,並確保整個交貨流程和交期都沒有任何閃失或延誤。

 

至於現在我已經跳槽到一家賣嬰兒用品的美商公司了。

 

Rolex Submariner, Photo Courtesy of @perpetual_horology

 

TC: 有趣的是你曾經為三個不同國家的企業工作,你如何看待日本、香港和美國的工作文化差異?

@perpetual_horology: 是的,這三種國家的工作文化和經營理念有許多不同之處。在這樣多元的工作經驗中我體驗到不同文化之下不同的工作模式和期待,也漸漸分辨出各國的企業組織中哪個部門有比較大的決定權。

 

像在日本,品管部門總是有關於產品細目的最終決定權,而在香港進度排程才是最重要的。當然也不是說香港公司會為了趕出貨犧牲品質,但(跟日本)比起來,能夠準時出貨是他們相對重視的。

 

美國企業的經營介於兩者之間,他們相信品質會影響顧客對一個企業最終的價值認同,但關於出貨進度的部分他們也不會怠慢。

 

TC: 長期來看,你認為自己比較適合哪個國家的工作文化?

@perpetual_horology: 我喜歡美國的工作文化,他們決策速度快也很有彈性,而且他們不會為了求快犧牲品質。他們常以市場導向、更宏觀角度來思考如何把最好的產品價值傳遞給客戶。

 

日本在產品製程標準化上很有自己的一套。但論及商業創新時,日本企業就不是很在行。日本根深蒂固的職場官僚文化和偏保守的決策態度讓他們比較趨向按部就班做事,拘泥於過去一慣的商業模式。

 

受「吉他之神」John Mayer 約翰·梅爾啟發的玩錶不歸路

 

TC: 你的手錶收藏旅程是如何開始的?

@perpetual_horology: 可以說約翰·梅爾是那個讓我開始對腕錶產生興趣的男人,我絕對可以很有自信的說我是他香港的頭號粉絲。2004 年他和肯伊·威斯特合作拍攝的 MV 裡面可以看到 IWC Big Pilot 這隻錶,當時除了勞力士以外我還不認識其他腕錶品牌,所以說開始接觸到 IWC 和其他品牌算是他的功勞。

 

約翰·梅爾 X 肯伊·威斯特專訪影片

 

後來我還發掘了他各種瘋狂的腕錶收藏,尤其梅爾和 Hodinkee(知名腕錶媒體)的兩次深度專訪更啟發我踏上腕錶收藏的旅程。

 

Talking Watches with John Mayer

 

 

Talking Watches with John Mayer 2

 

 

IWC, Photo Courtesy of @perpetual_horology

 

Define Your Expectations: 一場 John Mayer 的演講改變了 Steven 的人生觀

 

TC: 對你來說,為何約翰·梅爾是一位這麼有趣的人物呢?

@perpetual_horology: 小時候在 MTV 上聽了他的歌後不久就入坑了,當時的我剛好在學吉他,也正在尋找學習過程中值得欣賞的吉他神人。兩千年初,梅爾在美國已經很有知名度了,不過他還沒紅到亞洲。於是我為了推廣他成立「約翰·梅爾香港 FB 粉絲團」還成為社團版主。對我來說,梅爾對音樂的執著很啟發人心,同時他的音樂也很能帶給身邊的人歡樂。

 

他的音樂、吉他彈奏風格和人生哲學很令人著迷。讓我印象深刻的是他在伯克利音樂學院一場叫做 Define Your Expectations 的演講。演講中他鼓勵我們更清楚地定義對人生的期待是什麼、目標在哪裡,也勉勵我們要把對自己的標準訂得比我們能做到的還高。他積極的人生哲學深刻地影響著我之後為每個人生階段訂定目標的態度。

 

約翰·梅爾伯克利音樂學院演講 – Defining Your Expectations

 

2019 年梅爾有來香港開演唱會,想當然我去看了那場表演。除了看表演,我還搜集了他的簽名吉他,算一算已經有四把了。像他一樣我也會彈吉他,只是沒他彈得那麼好。

 

Photo Courtesy of @perpetual_horology

 

Above Photo Courtesy of @perpetual_horology

 

TC: 夫人是怎麼看你對梅爾的愛?

@perpetual_horology: 她很懂我。我現在三十三歲,認識梅爾時已經是 2002 年的事了,也就是認識我老婆以前,對梅爾的欣賞已經在我血液裡來回滾動了不知道多久了,所以她完全能理解。不像其他歌手就是無法像梅爾一樣打動我的心。

 

Perpetual Horology 與他的腕錶收藏紀事

 

TC: 你買的第一隻手錶是哪只呢?

@perpetual_horology: 我就是因為梅爾入手了我第一隻瑞士精品錶 IWC。那時我二十七歲,我很想要擁有一支精品錶但還買不起勞力士。

 

IWC Big Pilot’s Watch, Photo Courtesy of @perpetual_horology

 

Omega Speedmaster Moonwatch Professional, Photo Courtesy of @perpetual_horology

 

TC: 你還有因為梅爾而買了哪支錶嗎?

@perpetual_horology: 我生平第一隻勞力士是 GMT Master II 反而不是 Submariner。在梅爾推薦的腕錶款式裡他提到 GMT 是整個腕錶世界裡最好的一只,而他那番話讓我也跟著買了我第一只 GMT Master II。除了勞力士這款,我也入手了梅爾和 G-Shock 聯名較平價一點的錶款。不過後來他的收藏越來越昂貴,我真的沒辦法再跟進。必須說,他對挑錶這塊眼光獨到,常常能預測哪款十年後會開始流行。我也很想要擁有他那種識貨能力,不過這不是件容易的事。

 

Rolex Submariner & GMT Master II, Photo Courtesy of @perpetual_horology

 

 

TC: 腕錶在香港象徵的社經地位是什麼?

@perpetual_horology: 擁有精品錶在香港是事業成功的象徵,在這裡如果一個三十歲的男人還沒有一只勞力士錶,會被當成是魯蛇。

 

TC: 你是如何擴增你的腕錶收藏的?

@perpetual_horology: 我目前有滿多品牌的腕錶,像是勞力士、 AP 、 Grand Seiko 等等。我試著搜集更多經典錶款也想去了解它們背後的故事。近期最吸引我的應該是 Grand Seiko,主要是因為它完美的構造和質感,讓我想蒐購更多的復古精工錶。

 

Grand Seiko, Photo Courtesy of @perpetual_horology

 

TC: 收藏中,有沒有哪只對你同樣意義非凡?

@perpetual_horology: 我有一只 1980 年代在網路上購入的 AP Royal Oak 33mm。之前對這只錶很感興趣所以想特別了解更多關於它的資訊,於是我聯繫 Instagram 上已經有這款錶的網友,想問問看他們對於入手這款有沒有什麼建議。石賢正 (Mark Cho) 是給我建議的其中一位。他告訴我,因為這款錶的外形偏小所以很適合搭配西裝來戴,而常穿西裝的他非常喜愛它。
* 石賢正為 The Armoury 紳士精品店總經理

 

雖然一開始我覺得 AP Royal Oak 33mm 過小,但試戴了兩次後就決定買下它。可以說這款錶讓我對小錶改觀,開始去注意穿西裝的時候該戴小一點的錶徑,才不會讓襯衫袖口卡住。

* 袖子蓋住腕錶是基本禮儀。

 

Audemars Piguet Royal Oak, Photo Courtesy of @perpetual_horology

 

 

TC: 希望未來可以收藏的錶或聖杯?

@perpetual_horology: 2017 年的時候,我很想要勞力士的 Panda Daytona,但現在我最想入手的是百達翡麗的 Nautilus。不過它的價錢飆的很誇張,我應該要很努力才可以得到它。

 

TC: 你也喜歡腕錶獨立品牌嗎?

@perpetual_horology: 我滿喜歡 Moser & Cie 這個獨立品牌。兩個月前我參加了一場錶友的 Clubhouse 線上對談,有幸跟 Moser 的執行長小聊了一下。他是一個很酷也很厲害的攝影師,能跟他交流拍攝腕錶照片的心得真的收穫很多。

 

TC: 平時最常戴的錶款是什麼?

@perpetual_horology: 平常我會戴我的 Rolex GMT,畢竟平常上班不需要穿西裝,所以我也不會戴到什麼正裝手錶。GMT 是我第一只靠自己努力工作得來的勞力士,它象徵我的努力和成就,因為真的存錢存了好一段時間才買下,去哪裡都會戴著它,可以說我已經跟它融為一體了。GMT 除了象徵我的事業成就,同時也代表我和家人、老婆之間的連結。結婚典禮上我就戴著它,所以對我來說它的意義重大。

 

TC: 令尊也對手錶感興趣嗎?

@perpetual_horology: 我父親也很愛收藏腕錶。他有一只勞力士 Explorer II 16570。今年這只錶要三十歲了,我記得我父親幾十年來只調過它一次。平常檢測這款錶的時候,我記得它一天的誤差不過一、兩秒而已。所以說勞力士基本上準得跟 AK47 一樣,你不需要常常去校準它,很令人驚艷,我不認為有哪個品牌可以跟勞力士的精準度並駕齊驅。

 

Photo Courtesy of @perpetual_horology

 

TC: 未來怎麼規劃您的腕錶收藏?

@perpetual_horology: 我想要建立一個連行家都認為有品味的收藏,所以我想去了解每一個傳奇性手錶背後的故事,又為什麼它們會被稱作是傳奇經典手錶。可以跟你保證這絕對是一個入了就出不來的坑,關於手錶實在有太多學問可以鑽研了!

 

TC: 你通常會以哪些方式去認識手錶的?

@perpetual_horology: 我讀很多有關手錶的文章,除了閱讀我也會直接向手錶專家學習。其中一個是 Carson Chan @watchprofessor,他在手錶的世界已經活躍二十餘年了,十分資深博學。記得有一次我在 Clubhouse 上聽他談論 Grand Seiko 這款手錶,從中學到許多關於機械錶運作原理的知識。他跟我說「 如果你真想投心於手錶收藏,那你必須先鍛鍊你的眼光,此外你也要了解錶面下那些齒輪和各個零部件運作的原理。」

 

因此我一直在鑽研機械錶獨特的工藝技術和機械原理,為的就是是想分辨出哪些錶款更有收藏價值。

 

TC: 任職於品管工程這個領域對你的收藏哲學有哪些影響?

@perpetual_horology: 這是一個很好的問題,在品管工程這個領域久了讓我對手錶製程自然有很高的要求。像我最珍貴的收藏:勞力士錶,我就有六只,為什麼呢?不是因為他品牌名聲大而是因為它的品質很好。當你忽略那些炒作行銷手法,勞力士之所以有他的地位是因為它的品質、可靠性和耐用度真的讓人無話可說。

 

Photo Courtesy of @perpetual_horology


Photo Courtesy of @perpetual_horology

 

疫情帶來轉機,善用社群平台培養多元興趣

 

TC: 你是怎麼開始經營 IG 的旅程?

@perpetual_horology: 確切開始經營 IG 粉專的時間是 2020 年 1 月 29 日,當時因為新冠疫情爆發香港封城,我只能在家工作,連 MBA 學程也暫停了,於是我開始想著如何善用這些時間做我想做的事情,漸漸的我養成了每天幫我的手錶拍照並上傳 IG 的習慣。

 

TC: 對於 IG 經營有什麼特別的目標或計畫嗎?

@perpetual_horology: 我想成為一個更厲害的攝影師以及認識更多跟我一樣有相同嗜好的朋友。我想好好經營一個結合錶和攝影的社群,在這裡我們能互相交流技術、心得等等。雖然我還不知道這個 IG 社群會發展成什麼樣子,但目前我很享受這樣的旅程。

 

TC: 你會給初出茅廬的收藏家什麼樣的建議?

@perpetual_horology: 你一定要清楚自己喜歡什麼。在整個手錶圈子裡有很多炒作啊、哄抬價格的問題,不要在那些雜音中迷失自己了,我推薦新手可以先從一些小一點的品牌入手。

 

收藏錶是一趟很耐人尋味的旅程。若想真正享受它,我建議新手可以多去思考、探究腕錶會吸引你的原因,才能透過收藏找到自己的風格和自我價值。盡可能去問為什麼有些腕錶在歷史上特別有影響力。當你挖得越深,整個收藏的旅程就越有意思。像我一開始以為 Grand Seiko 的價格太高,但經過一番研究後,現在的我覺得如果只考量它的工藝技術和品質,Grand Seiko 的性價比比任何勞力士都還高。

 


Grand Seiko, Photo Courtesy of @perpetual_horology

 

TC: 你打算如何對你的孩子傳授這些豐富的腕錶知識?

@perpetual_horology: 我覺得錶像一個器皿,一個乘載著豐富故事、工藝技術和雋永價值的器皿。透過這個器皿,我能用說故事和重新演繹的手法,向我的下一代傳達時間的價值。舉例來說,我可以跟我的孩子說我在 2019 年買了這只手錶,而現在我可以根據它兩年間的漲幅教他們通貨膨脹的概念。你可以藉著一只 1953 年的古董錶跟孩子們分享舊時代回憶和歷史,像是那些人生中的目標或是挫折啊,又或是他老爸多努力存錢才買到這只手錶。我想讓他們了解手錶的意義不僅止於報時而已。

 

TC: 謝謝 Steven 今天和我們分享這麼多有趣的故事,這是我們的榮幸。

@perpetual_horology: 也非常感謝 Tidlos Craft 德洛士。這是我第一次分享這麼多有關我的興趣和人生故事,很開心藉由這此訪談讓我能重新回顧我的收藏旅程,串起這些點點滴滴。

 


DW6900JM20-8 G-Shock, Photo Courtesy of @perpetual_horology

 

____

 

Follow IG @perpetual_horology 

Subscribe to Split Second Horology Review on YouTu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