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洛士有幸與來自英國、現居雅典的 Jon @athens_watch 聊聊他在雅典的教師生活。除了教授英文,他更是一位業餘的劍道士和腕錶收藏家,這次他與我們分享日本劍道如和影響他的生活哲學以及收藏古董精工手錶的魅力。

 

Jon Preaching Kendo, Photo Courtesy of BKA – GOODMEDIA

 

Seiko Chronograph, Photo Courtesy of @athens_watch

 

TC:謝謝約翰,很開心能進行今天的訪談!

@athens_watch:這是我的榮幸,謝謝你的主動邀約!

 

TC:請問你來自哪裡,在何處生活呢?

@athens_watch:我來自倫敦格林威治市,出生地靠近格林威治天文台,也就是格林威治時間的發源地。我很常在歐洲、北美和東亞各處旅行,現在算一算已定居雅典有九年的時間,我二十八歲的時候就來這工作了。

 

Royal Observatory Greenwich, London, Photo Courtesy of wheelchairtrave.org

 

Athens, Greece, Photo Courtesy of Lonely Planet

 

TC:請問你在哪裡讀書,主修什麼呢?

@athens_watch:我在倫敦大學的 Goldsmiths 學院主修歷史且主攻古希臘歷史和文學,這些是我從中學起就很擅長的科目,我爸爸也剛好有個歷史碩士學位。我很喜歡讀歷史,它幫助我能發展出更宏觀的論點,分析文獻、也教會我以古為鑑的道理。可惜的是我們很少從以前的歷史中習得寶貴的教訓!雖然我很愛歷史,不過如果人生能重來,我應該會成為一個製錶師,並利用閒暇時練習劍道和收藏腕錶。

 

Goldsmith College, University of London, Photo Courtesy of Study Across the Pond

 

TC:您目前從事什麼工作,而他又教會了你什麼事?

@athens_watch:我在一家雅典的出版社專門為英語非母語的外籍人士撰寫英文教科書。我們出版社也為世界各地的教育機構編纂書籍,客戶遍及中東、地中海和巴爾幹半島。我在倫敦大學也曾擔任英語講師。對我來說,從事教育工作很有成就感,能看到學生持續進步並進而完成他們的夢想讓我感到十分欣慰。

 

我會說「為不同文化寫書」這個工作教會了許多事,讓我看到這世界上鮮少有客觀事實,而我們能從不同角度詮釋這個世界。在我的工作中我需要包容文化差異並且善用外交手腕,某方面來說我在大學研究不同史觀時培養出的文化敏銳度對我現在的工作幫助滿大的。

 

TC:你喜歡在希臘的生活嗎?你最享受的是什麼?

@athens_watch: 我很喜歡希臘放鬆且緩慢的生活步調。希臘式的生活態度教導你如何放輕鬆並調整自己的期待。跟英國比起來這裡的一舉一動都顯得緩慢,當然這有好也有壞,比如說這裡的行政效率是出了名的慢。

 

Streets in Greece, Photo Courtesy of thehouseshop.com

 

讓我印象最深的是希臘人之間的團體向心力。希臘有個字φιλοξενία (Filoxenia),這個單詞意指「對陌生人友好」,而你可以看到這樣好客又暖心的精神被貫徹在日常生活中。人們常往來且彼此互相照顧。出遊或一起吃飯的時候,即便自己不富有,他們還是願意請友人吃飯,這讓我十分感動。這個國家經歷了在財政和政治上種種難題,希臘人一直都保有這樣的初心。雖然希臘存在著許多社會問題,但雅典卻有「新柏林」的美稱,因為這裡有越來越多人在推動研發和創新了,尤其在藝術、音樂和文學方面。我想這個時候待在雅典是很振奮人心的,總而言之,我在這個美麗的城市學到希臘人是如何把人生活得精彩而毫不浪費。

 

Greek Philoxenia, Photo Courtesy Wikipedia

 

如果只記得住一個希臘單詞,那就記住這個吧 philoxenia

https://kknews.cc/zh-tw/news/x38mlqq.html

 

 

TC:除了收藏腕錶你還有什麼興趣嗎?

@athens_watch:我練習武術已經有一段時間了,十三歲時我從跆拳道開始練習,十五歲開始往劍道發展,如今我練劍道已經練了二十二年了。我以前是英國劍道國家隊的一員,而現在加入了希臘國家隊。劍道有分段,黑帶八段是最高等級,而我目前在黑帶六段,正在準備七段考試!

 

劍道教會了我許多事,最主要的是自律、尊重、禮儀、自給自足和自衛的能力。保護好自己的護具和劍在劍道這種接觸型運動中更顯重要。

Jon at World Kendo Championship in Tokyo Japan, Photo Courtesy of BKA-GOODMEDIA

 

TC:什麼時候開始對手錶感興趣?

@athens_watch:我從有記憶以來對手錶一直很感興趣,我第一支手錶是我的舅姥爺(媽媽的舅舅)在我出生的時候送我的。它是一支精工 Seiko 7009-8810,一支經典金色五號精工手錶。不過它被我家人塵封於家中的櫃子上三十五年因為爸媽完全忘了它的存在。最近父親打電話給我,跟我說他在清掃房間時,找到了那支金手錶。這真的是一支很有紀念價值的手錶,總讓我想起我剛過世的母親和她的舅舅。

 

Seiko 5 SNXS80K1  in gold, Photo Courtesy of @athens_watch

 

Golden-plated Seiko 5 7009-8810 (1984), Watch from Jon’s Great Uncle, Photo Courtesy of @athens_watch

 

這是一支和家族歷史有關很有意義的手錶,紀念了前幾年過世的舅姥爺,如今我終於能戴上這支他為我精挑細選的手錶!” 

 

Jon’s Seiko Collections, Photo Courtesy of @athens_watch

 

從蒐集手錶到現在認真算起大概有兩年,悲傷的是幾年前我的公寓遭小偷,許多珍的收藏都被洗劫一空,雖然這是個難過的遭遇,但這件事讓我重新審視了哪些收藏是我真正重視的,也更專注於腕錶收藏了。

 

TC:手錶對你的家人來說重要嗎?

@athens_watch:我家人沒有什麼很深遠的家族收藏史,即便如此,我爸還是很珍藏他那支豪雅 2000 。而我爺爺,和多數人一樣,在殼牌任職三十五年,老東家就送了他一支金手錶。錶背刻有他的名字和光榮卸職的時間,而它一直被我爸收藏在倫敦的家。

 

TAG Heuer 2000, Photo Courtesy of Calibre 11

 

TC:請問你的第一支機械手錶是哪支呢?

@athens_watch:我以前有很多石英錶,其中我最喜歡的錶應該就是精工 SCED037 全黑、暱稱叫「雷普利」的一支錶。這支由 Giugiaro 和精工聯手設計的手錶曾被艾倫•雷普利(雪歌妮•薇佛飾)戴在經典科幻片「異形」電影裡。這支錶最特別之處在於其側面長方形的錶冠設計,難過的是這支錶在家裡遭小偷時丟失了。我的第一次自動上鍊手錶是精工航空錶 6139-6002 Pogue,而從那支錶開始,我整個人便掉入了古董精工錶的世界。雖然我也不單收藏精工錶,我各種精工、非精工、自動上鍊和石英的錶都有所涉獵。

 

Ellen Ripley Wearing the Seiko SCED037 in Aliens (1986 film), Photo Courtesy of 20th Century Fox

 

Seiko SCED037, Black "Ripley,” Photo Courtesy of Horobox

 

Seiko 6139-6002 Pogue, Photo Courtesy of @athens_watch

 

Seiko 7143 Lord Quartz, Photo Courtesy of @athens_watch

 

Seiko 7143 Lord Quartz, Photo Courtesy of @athens_watch

 

TC:請問妳哪支錶特別在你心中佔由一席之地?

@athens_watch:毋庸置疑會是我那支受洗之禮 Seiko 5,除此之外,我會說是我另一支 6139-6002 Pogue 精工手錶,它開啟了我藏錶旅程新的扉頁(手錶被盜之後),不僅象徵重生,更是喚起了我對腕錶的熱忱。買下它的時候,我閱讀了許多有關這支錶的歷史以及它的機芯運作原理,而我也從中點燃了自己對手錶機芯運作的學習慾望。

 

Jon’s First Instagram Post, Seiko 6139-6002 “Pogue,” Photo Courtesy of @athens_watch

 

我想要很久的 6139-6002,感謝@classicseiko幫我覓得這支寶!” 

 

 

Orient Panda Chronograph, Photo Courtesy of @athens_watch

 

TC: 你特別欣賞哪些腕錶品牌呢?

@athens_watch: 我特別喜歡古董精工的經典設計,尤其它的錶盤。精工設計師於 1960 到 1970 年做了很多令人驚豔的漸層錶盤、在錶盤材質和用色方面也做了大膽的嘗試。他們也在錶面上用了許多不太常見的多面水晶,我真的很欣賞這些設計。古董精工的迷人之處不僅止於它的設計,它和太空探索、電影影星(例如李小龍)甚至賽車選手法蘭索瓦 François Cevert 都有密切的歷史關聯。

 

Gradient Dial, Seiko Type II Quartz, Photo Courtesy of @athens_watch

 

Bruce Lee’s Watch, Seiko 6139, Photo Courtesy of GQ

 

TC:手錶的哪些特質特別吸引你?

@athens_watch: 我很喜歡為一樣舊物注入新的生命力,這也是我喜歡古董手錶的原因。對我來說,維修和修復手錶的過程讓人很有成就感,我很享受那種成為一個保管四、五十年歷史的主人的感覺。不過我也不只蒐集古董錶,我也有許多現代手錶。對我來說,我比較注重一個錶的外型,如果我喜歡一支錶的錶殼和錶盤也覺得我能在日常生活中戴它的話,我就會買下它,因為我是個喜歡把收藏的手錶戴在身上的人。

 

TC:你常和希臘的手錶社群互動嗎?

@athens_watch: 目前還沒什麼互動,主要是因為疫情的影響,不過透過網路社群媒體我已經認識在希臘的一些錶友。社群媒體幫助我能和世界各地的錶友建立連結,像是跟美國、英國、歐洲甚至印尼和越南的錶友互相認識。之所以會收藏手錶,除了純粹是一種個人嗜好,和社群分享也是其中一個亮點,我從來不是為了當網紅(笑)。

 

Seiko Prospex, Photo Courtesy of @athens_watch

 

TC:收藏手錶的哲學是什麼呢?

@athens_watch: 我收藏從來不是為了投資,當然我不是說以投資為目的買錶不好。我沒有一個我必須買的手錶清單,其他人戴什麼錶,那些錶炙手可熱我都不在乎。我也不覺得有什麼「對」或「不對」的錶,我覺得每支錶都有其可圈可點之處,像我自己就收了從 38mm 到 49mm 大小不等的錶。

 

TC:由腕錶收藏這件事你從自己身上學到了哪些事情?

@athens_watch:我學到了耐心,尤其時手錶修復過程需要很長的時間,同時我也更加尊崇投入數百、數千小時的手錶工藝。每當我潛心研究一支錶的時候,我總能感受到它和時間深厚的連結,從而珍惜每一刻,它讓我不再把任何一件事當成理所當然。

 

Seiko 6139-6002 Chronograph “Cevert,” Photo Courtesy of @classicseiko

 

TC:開始經營 Instagram 的契機是什麼,對未來社群經營有什麼規劃?

@athens_watch: 我其實四個月前才開始經營這個帳號。透過 Instagram 我找到了分享這個興趣的窗口,畢竟身邊的朋友對手錶都興致缺缺。我覺得能和別人討論手錶是整個收藏旅程中最有趣的部分,而當你對其他人的收藏也展現興趣時,你也會得到很好的反饋。因為我很珍惜這樣能與世界各地不論性別或種族的人互相交流的機會,我希望往後都能好好繼續經營我的社群,我相信這點是許多人都能體會的。

 

TC:你會給剛開始收藏手錶的年輕人哪些建議?

@athens_watch: 去收藏那些會帶給你快樂和成就感的手錶吧,不要對自己做好或壞的決定感到懊悔或患得患失,聽從你內心的聲音,像對我來說,古董錶確實是多了一層維修的費用,但別讓這點小錢模糊了收藏的初心。

 

我覺得現在的年輕人很幸運,現在收藏家透過社群媒體多了好多機會。科技把傳統的店家數位化了,而你甚至可以在網路上與私人、獨立賣家互通有無,享有和實體店面等值的消費體驗,我在 IG 上便碰到許多有趣的賣家和錶友,像是@classicseiko 的 Michael Scates,他就是我透過社群媒體認識的一個很要好的錶友,我很感謝他在收藏手錶這方面對我傾囊相授。

 

我也會叫剛入行的收藏家不要怕和社群裡其他人交流、問問題,目前就我的經驗來看,網路上的手錶社群非常歡迎各種新手問題也很鼓勵教學相長,我由衷感謝在這些社群裡的錶友們。

 

Straton Watch and Dumas Spinnaker, Photo Courtesy of @athens_watch

 

TC:感謝約翰你今天和我們分享這麼多有趣的故事。

@athens_watch:也謝謝德洛士,有空隨時找我談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