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洛士有幸邀請到從事廚具裝潢工作的 Frank @frankfreak0914 和我們聊聊機械錶的匠心藝術以及無形時間的雋永價值。Frank 從小在台北長大,受父親影響,高中時便喜歡用 Sony Ericsson 手機幫自己心愛的球鞋拍「沙龍照」。

 

長大後,父親傳承給他 Nikon 相機和鏡頭,讓這份紀錄生活的熱情得以傳承下去,然而成年的他不再癡迷於蒐集球鞋反而更醉心於腕錶收藏。他說:「我發現我很重視時間的質感、物品的實用性以及它是否能陪我走很久。」擁有浪漫懷舊情懷的 Frank 向我們透露,收藏手錶這檔事他在意的不是價錢、也不是品牌更不是為了滿足虛榮心,他重視的是錶與人之間的連結和溫情。經過歲月的洗禮,Frank 的收藏初心被淬煉的更加澄澈,而這次的訪談中他不僅與我們分享了寶貴的人生經歷,同時和我們介紹了讓他踏上收藏不歸路的四支手錶:浪琴 Hydroconquest、帝舵 Black Bay、沛納海  Luminor 和百年靈 Navitimer。

 

Watch Box Collection, Photo Courtesy of @frankfreak0914

 

TC:Frank 您好!很開心能進行今天的訪談,訪談開始前想先問您來自哪裡,從事什麼樣的工作?

Frank:我很樂意分享,我出生於台北萬華、因為家裡長輩喜歡山上空氣清新的地方,所以現在我們已經搬來新店了。我主修營造業土木工程,以前的生活型態大概是白天工作,晚上讀書,假日打工,現在則從事室內裝修廚房設計的工作。

 

Kitchenware Design, Photo Courtesy of @frankfreak0914

 

TC:什麼樣的原因讓你選擇了室內裝修師的工作?

@frankfreak0914:七、八年前剛退伍的時候我第一份工作是擔任老闆特助,從事銷售高級的木地板相關的工作,算是業務吧,目前當業務已經有十二年了。

 

Kitchenware Design, Photo Courtesy of @frankfreak0914

 

TC:你會怎麼連結從事的工作和收藏手錶的興趣呢?

@frankfreak0914:工作接觸的客戶很多是建商老闆或高端客戶,而他們很喜歡聊精品,當老闆們都在討論百達翡麗、愛彼這些手錶的時候,我至少需要懂一些,否則無法插進他們的話題,而我也漸漸認識不同品牌的手錶,不過我真正開始產生興趣是開始經營 IG 帳號之後,透過網路社群認識了 Luis (@luis6_kch)、Kevin (@the_vintage_guy)、Horomariobro (@horomariobro) 這些錶友,尤其 Luis 他真的是一個很親切的人。

 

我第一次去參加  Red Bar 台灣,這個比較國際性的錶聚,發現大家都在講英文,老實說我不是很習慣那種場合,本來想先開溜,後來在聚會上碰到了 Luis,那時候我從來沒見過他本人,他卻對我說:「我看你戴的百年靈大概就知道你是誰了。」我心想:「完蛋,可是我不知道你是誰!」後來我瞄了一下他手上的 Lange 1,馬上認出這個人應該就是 Luis。說真的,「以錶會友」滿有意思的。雖說 Red Bar 是一個國際性的錶聚,但其實大家用英文自我介紹後一轉身就開始用國語、台語講個不停,如果被邀請,我還是滿推薦不習慣講英文的人參加的。

 

Breitling Navitimer B01, Photo Courtesy of @frankfreak0914

 

A. Lange & Söhne, Lange 1,  Photo Courtesy of @luis6_kch

 

TC:除了收藏手錶以外,你有沒有其他興趣呢?

@frankfreak0914:在腕錶收藏之前我很熱衷球鞋收藏,甚至狂熱到會排隊買鞋。會對球鞋感興趣主要還是回到自己對穿搭的執著,某方面也是想補足學生時期想買什麼卻不能買的遺憾吧。不過後來轉念覺得我不需要花錢買太多有的沒的,現在我只會偶爾會關注球鞋,不像以前熱衷到 Air Jordan 出新款就要去排隊買,也不像我現在對手錶這麼投入。雖然沒那麼狂熱,但我基本上還是愛鞋的,最近常穿 Converse 1970 (Chuck 70) 系列的鞋子,由此可知我比較喜歡 old school 的東西。

 

Converse 1970, Photo Courtesy of @frankfreak0914

 

Frank’s Shoe Collection, Photo Courtesy of @frankfreak0914

 

TC:你在收藏球鞋和腕錶上有相似的價值觀嗎?

@frankfreak0914:從蒐集球鞋過渡到收藏手錶其實是因為會我發現球鞋會老化,很容易脆掉,當然不是說手錶就不會老,但相較於球鞋,不維修手錶它頂多不會走,難免有些刮痕,但還是可以保存得很好陪我到一輩子,透過藏錶體悟出時間真的過得很快,有種手錶是時間的教科書的感覺。

 

Photo Courtesy of @frankfreak0914

 

NIKE AIR JORDAN 1 RETRO HIGH OG “Bred toe,” Photo Courtesy of @frankfreak0914

 

NIKE AIR JORDAN 1 RETRO HIGH OG “Bred toe,” Photo Courtesy of @frankfreak0914

 

以前買鞋子很容易被唸,買錶反而能藏得很好。還記得那天我拎著百年靈的購物袋回來,被長輩問買了什麼東西,我就謊稱它是「兄弟象的周邊商品」(笑)。我買帝舵的時候就沒那麼幸運,被家裡的人抓個正著,當時我跟長輩說帝舵是跟我做生意的客人送的,嚴格來說我沒有騙人,談妥那場生意換算成獎金也算是他送我的沒錯(笑)。

 

TC:除了手錶和球鞋,我們也知道你熱衷攝影,能和我們分享這幾年攝影下得到的心得嗎?

@frankfreak0914:我高中的時候最夯的手機是 SONY ERICSSON ,而那時它的手機的照相品質算不錯了,我便會用它的相機拍球鞋,發到臉書上,也漸漸發掘這方面的興趣。以傳承角度來看,我爸用的是 NIKON FM2 底片相機,而我現在用的相機是 NIKON 的單眼,到現在他還會把他三十年前的鏡頭拿來給我用,怎麼說,攝影也是種傳承吧,所以說別人家傳承勞力士,我們家傳承相機鏡頭。

 

Photo Courtesy of @frankfreak0914

 

 NIKON FM2 底片相機  Photo Courtesy of @frankfreak0914

 

Photo Courtesy of @frankfreak0914

 

除了對手錶、球鞋和攝影有興趣,我也喜歡蒐集牛仔褲,我覺得丹寧布的刷痕和一些歲月的痕跡很有魅力,跟手錶收藏一樣,我喜歡收藏那些可以陪我走一輩子、有溫度的東西。像我很欣賞一個叫 Nudie 的丹寧品牌,它有個 Nudie Resused 二手回收買賣的 campaign,我很欣賞它提倡環保和重複使用的概念,在國外你買 Nudie 如果破了,它甚至會寄縫補包給你。

 

Nudie  Jeans, Photo Courtesy of @frankfreak0914

 

Nudie  Jeans, Photo Courtesy of @frankfreak0914

 

TC:談回手錶,請問你第一支手錶是哪支呢?

@frankfreak0914:我媽的工作是國外業務所以需要常常出國,有一次她在阿姆斯特丹附近買了Swiss Military Hanowa 的手錶,一支藍面 36 mm 的石英錶,成為我腕錶收藏的起始點,十年來一直保存到現在。

 

Swiss Military Hanowa, Photo Courtesy of @frankfreak0914

 

Swiss Military, Hanowa, Photo Courtesy of @frankfreak0914

 

TC:Hanowa 算是讓你入坑的第一支手錶嗎?

@frankfreak0914:其實不是,真正拉我入坑是浪琴,或歸功於我同事也不為過。當時被他灌輸買手錶是肯定自己的一個里程碑,被推坑了浪琴的 Hydro Conquest,一支約五萬元的手錶。那時候還年輕所以已經覺得這錶很貴了,畢竟買球鞋頂多花五、六千,而當初對機械錶的精準度較沒概念,誰也沒料到買了半年後我發現它很不準,自己沒辦法接受一支錶的誤差這麼大,於是決定再入手一支精準度高一點的錶,買帝舵 Black Bay 換掉它了。有人會跟我說帝舵是買不起勞力士的人在買的,而我反而覺得會這樣講的人至少是懂錶的人。

 

Tudor Black Bay 58, Photo Courtesy of @frankfreak0914

 

TC:這支帝舵對你來說代表著什麼?

@frankfreak0914:帝舵對我來說是個很有紀念價值的品牌,買它算是我在探究腕錶知識的一個里程碑吧!買帝舵的時候我也一直在想要不要幫它包膜,後來決定不包則是受到 Kevin Lo 啟發,他常跟我說錶買來就是要戴不要怕刮,我也想給手錶留一點歲月的痕跡,有點刮痕的它反而顯得更「人性化」,尤其看著 Tudor 它玫瑰金的細節在陽光下閃爍,好像是用不同角度告訴我:「怎麼樣,我很特別吧!」

 

Tudor and Straps, Photo Courtesy of @frankfreak0914

 

有趣的是,換 Tudor 的時候我又跟我媽說這是客人送我的手錶,我媽當時拿了浪琴和帝舵來比較一下就說:「嗯,十萬和五萬的商品質感確實有差的!」帝舵帶給我的啟發剛好和我當業務的價值觀相符,我不會強迫推銷別人東西,我只會把產品的特性完整地傳達給客戶,好東西自己會說話,而我覺得帝舵手錶給我的感覺就是這樣。

 

Tudor Black Bay 58, Photo Courtesy of @frankfreak0914

 

 

星期五的夜晚 

用最愛的丹寧 

配最愛的腕錶 

我覺得我願意花錢在腕錶跟丹寧上 

是因為這兩項單品只要你保持的好 

它們能夠陪你走很長很長的一道路 

使用習慣衍生而出的爪痕 

配戴習慣所以留下的刮痕 

每一道都是你歷史的紀錄” 

 

 

Dad’s Tudor, Photo Courtesy of @frankfreak0914

 

TC:除了 Black Bay 和 HydroConquest 還有哪支錶對你是有特別意義?

@frankfreak0914:那支沛納海 PAM00915 對我來說特別有意義 。我外公離開時留了一筆錢給我,而我不希望把所有的錢都拿去繳房貸或是投資在自己看不到的東西身上,我想把外公留給我的東西換個方式戴在自己身上,於是我挪了一點資金買了這支沛納海。我當初看到這支手錶真的是一見鍾情,產品編號 288,隱含著外公是我第二個爸爸,而外公以前是海軍,擁有山東血統、個性又很倔強,恰好沛納海(Guido Panerai)家族多年來一直有和義大利皇家海軍密不可分的淵源。至於為什麼選擇「手動上鏈」的手錶,老實說當初沒有多想這個功能的意義,不過一切回想起來都是這麼不謀而合,想當初外公會手作玩具像是刀啊、劍啊給我,現在我親自幫手錶上鏈的時候就會想起他老人家,也曾經一邊做著玩具一邊惦記著我。往後掃墓的時候,我也一定會戴這支手錶回去「看外公」。

 

至於為什麼選了 915 這個型號,我理想中的沛納海是有小秒針、經典護僑、300 米防水、 44 mm、沒有日期窗、 而且必須是透背,不過我找了很久始終沒有找到符合這樣的規格錶款,直到有一天吃春酒前夕, 被告知原先預訂的 914 沒貨了,AD 就問我要不要改買 915,本來我覺得 914 剛好是我的生日可能比較符合我,不過看過 915 本錶後發現它的規格正是我想要的,試戴過後毫無疑問覺得它跟定了我,而我也萬萬沒想到我了一個星期後它就漲價了,真的很幸運。

 

Panerai, PAM00915, Photo Courtesy of @frankfreak0914

 

TC:可以和我們分享你那支百年靈的故事嗎?

@frankfreak0914:人人都說三十而立,屆時要買一支腕錶送自己,我覺得說穿了就是找藉口買錶而已,剛好那時我也要三十歲了,就藉機買一支百年靈 Navitimer B01 46 mm 犒賞自己。不過買到了 Navitimer 的時候反而沒有像我拿到帝舵或沛納海那樣感動或開心,偶爾甚至覺得我是不是應該把它賣掉,不過有這樣的想法僅止於我沒戴它的時候,每次戴上它,我又會暗自慶幸「好險沒把它賣掉」,因為他的錶盤複雜而完美,配上皮衣真的很有飛行員的架勢,但你如果問我要怎麼使用它複雜的功能我還真不知道。

 

 

 

Breitling Navitimer B01, Photo Courtesy of @frankfreak0914

 

當初選百年靈的時候,我同時也在考慮買真力時 Zenith 的 Pilot 系列手錶,特別看上這兩款是因為我想蒐集分別代表陸、海、空的手錶,剛好我缺「空」這個元素。雖說我也很喜歡真力時,但我私心想要有自動上鍊功能的透背手錶,而它那時沒有出符合這個規格我又喜歡的。會這麼說是因為我那支帝舵是有自動上鍊功能、實心底蓋,沛納海是手上鏈的透背,這幾個組合排列下來,我自然會想要一支自動上鍊的透背手錶。而那時真力時的 AD 就跟我說「透背不透背」不是選錶的重點,我心想:「欸不是啊,我是消費者,這點對我來說很重要啊!」當下聽到他這麼說我就下定決心再也不要踏進這家店,所以自然就選擇了百年靈。

 

另一個有趣的 AD 故事是有一次我戴著百年靈去逛連鎖的手錶店,店員一看到我在看要價十萬元以上的錶就跟我說「你的年紀看起來不像買的起十萬塊以上的手錶」,又因為我習慣換錶帶,店員甚至看到我不是戴原廠錶帶就以為我戴的是假百年靈,我還真的碰到不少奇葩的手錶銷售員。

 

到底怎麼讀懂百年靈航空計時腕錶 Navitimer | How on Earth Does a Navitimer Work?

 

TC:你會怎麼定義沛納海、帝舵和百年靈這三支錶,也就是這三隻錶在你心中的定位是什麼?

@frankfreak0914:以故事性來說,沛納海最豐富,讓我能更深入錶圈的是帝舵,應該是說從他身上我學到了最多腕錶相關的知識,我記得買帝舵之前我一直在考慮要買它還是買歐米茄海馬系列有陶瓷圈的潛水錶,不過戴了歐米茄之後發現它有種「塑膠味」,但這可能是陶瓷材質難免會帶給你的一種感覺,而後來我理解到五萬塊手錶的陶瓷圈和十萬塊手錶的質感真有差, 不過要讓我花到十萬塊,我寧可選擇帝舵的鋁圈,雖說不是很耐刮,但帝舵算是非斯文型的軍錶,錶圈上有些刮痕其實有種 battle scars 的感覺。

 

Panerai Luminor Base, Photo Courtesy of @frankfreak0914

 

TC:你最欣賞的品牌或手錶系列?

@frankfreak0914:首先是波蘭獨立製錶,勞力士的潛航者和探險家二代再來是朗格,朗格基本上是我們玩錶的里程碑,機芯好得沒話說,要嫌只能嫌它太貴了,並列第五名的我可能同時會說是沛納海和百年靈,沛納海雖然有很多人嫌,但還是很香啊,百年靈的特色是錶種很多元,它的海洋、陸地、航空系列,每一個 line 都可以獨當一面。

 

TC:至於古董錶呢?

@frankfreak0914:古董錶的話絕對是 LonginesGrand Seiko,雖然 Hydro Conquest 的準度我過意不去但對這個品牌還是有所憧憬,不過我僅喜歡它被精工打敗前,那個輝煌時代下生產的手錶。值得注意的是古董錶的水很深,錶的有些零件可能被換過,所以真要買的話一定要做足功課。

 

Vintage Longines, Photo Courtesy of @giuseppe.totaro

 

TC:剛剛提到你也喜歡獨立品牌,喜歡哪些獨立品牌呢?

@frankfreak0914:英國的 Christopher Ward,德國的 Stowa 青銅系列我都想入手,微品牌的話我很喜歡 Ming,不過 Ming 的錶很難搶,一開賣就被秒殺。我也很欣賞艾美 Maurice Lacroix 還有瑞寶錶 Chronoswiss。不過我覺得瑞寶最近出的錶有點現代化,每支都限量還很貴,跟 Seiko 越走越近,而艾美我是喜歡他的「匠心」Masterpiece 的偏心式手錶,可惜它台灣沒有代理商,像艾美主打的 Aikon 系列也比較現代,我這個人比較喜歡復古一點的手錶,所以近期這兩個品牌推出的錶款我都沒有特別中意的。

 

Maurice Lacroix  Masterpiece Retrograde Calendar, Photo Courtesy of Monochrome Watches

 

Christopher Ward, C65, Trident Automatic, Photo Courtesy of Christopher Ward

 

Stowa Flieger 6497 Bronze Vintage, Photo Courtesy of Watch David

 

 Maurice Lacroix Aikon Automatic Chronograph, Photo Courtesy of Monochrome Watches

 

另外,我也會關注的亞洲為品牌像是日本的 All Tokyo 還有新加坡的 Feynman Timekeepers (@feynman.watch) ,後者的錶一推出幾乎是搶購一空,它的設計很別出心裁。

 

Feynman Coalesce, Photo Courtesy of Feynman Timekeepers

 

TC:曾想過入手哪些微品牌?1:18

@frankfreak0914:微品牌我在意的是精準度,而且我心目中其實已經有一個手錶清單,我要先收藏完這些手錶才可能再入手其他的款式。上星期陪朋友去買精工的鮪魚罐頭 Tuna 的時候差點腦波弱也跟著他買,還好我忍住了才沒有打亂我的清單,其中我最想要的是 Glashütte Original 格蘭蘇蒂(偏心月相)

 

Glashütte Original  格拉蘇蒂 偏心系列 偏心月相錶-40mm,  Photo Courtesy of @frankfreak0914

 

Glashütte Original  格拉蘇蒂 偏心系列 偏心月相錶-40mm,  Photo Courtesy of @frankfreak0914

 

Glashütte Original  格拉蘇蒂 偏心系列 偏心月相錶-40mm,  Photo Courtesy of @frankfreak0914

 

Glashütte Original  格拉蘇蒂 偏心系列 偏心月相錶-40mm,  Photo Courtesy of @frankfreak0914

 

TC:平時會和台灣的腕錶社群互動嗎,例如會常參加哪些錶聚?

@frankfreak0914:台灣的錶聚我只參加過的 Red Bar ,我不太能駕馭那種社交場合,其他錶聚大概就是從臉書社團衍生出來的。說到手錶社團,我覺得有些社團已經背離它創立的原意,變得只重視勞力士、百達翡麗這些品牌,其他品牌在社團裡好像沒什麼發言權一樣,我覺得玩錶是不分品牌的,懂錶的人自然就懂。我喜歡那種會討論非主流品牌和各種價位的錶的社團,像「郭大」、城邦創辦的「大人的計時」這些優質社團,畢竟我的照片在那裡才會有人按讚(笑)。

 

Red Bar 一開始給我「天阿!我能參加嗎?」這種高不可攀的感覺,不過後來證明這些都是多想的,它其實純粹是一個不分手錶級距的交流場合。當然聚會中總會有人戴著勞力士、百達翡麗、朗格這些高端品牌去交流,不過我發現 Red Bar 著重的是腕錶與人的連結,也就是每隻錶和每個人的故事關聯性。目光焦點已不再是品牌的知名度,而是一個人如何把一支屬於他人品牌故事的手錶,穿戴出擁有自己的個性和風格,我認為這才是交流手錶的核心價值。

 

TC:這幾年經營網路社群下來,有沒有一些和國外錶友有趣的互動經驗或曾經出國參觀哪些手錶工藝重鎮?

@frankfreak0914:台灣其實有很多錶友都在國外,在不知道他們是土生土長台灣人的情況下,我常常很努力試著跟他們用英文交流,不過我的英文不是很流利於是當我跟他們說:「不好意思,我真的無法再用英文聊下去。」他們就會用中文回我說:「沒關係,可以用中文。」才發現原來大家都會說中文,壓力就沒這麼大了(笑)。

 

如果有機會的話我很想去德國看看他們的腕錶重鎮, A. Lange & SöhnGlashütte Original、NOMOS 的原產地都走過一遭,我滿喜歡這三個德國品牌,另外包括 Stowa,不過 Stowa 用的不是德國機芯而是用共用機芯,不算很純正的德國品牌。我認為德國品牌最優秀的地方在於你不用花很多錢就可以享有比手錶定價更高的品質。如果你買四、五萬的 NOMOS 透背手錶,翻到錶背仔細研究一下機芯,會發現它應該不只有四、五萬的價值。

 

TC:在閱讀和手錶相關的資訊時,你最期望獲得哪方面的知識?

@frankfreak0914:我喜歡看手錶和歷史的連結,說到錶、歷史與人的連結我又要說回帝舵。帝舵曾經拜訪了一位參與二戰的老兵,這位老兵曾經戴著帝舵打仗,他的錶帶被子彈打到整個變形也沒修復它,這消息傳到帝舵那邊,品牌方就提議幫老兵修復整支手錶到能過正常運作,我覺得這個互動滿有意思的,當然很多人覺得這是種行銷手法,我覺得至少這項舉動延續了某種時代的記憶,是件有意義的事。

 

*延伸閱讀:有洋蔥的帝舵水鬼故事 美國老兵打越戰壞了 50 年後竟被修好

 

Tudor Submariner 7298, Photo Courtesy of Luxury Watcher

 

TC: 收藏過程是否更認識了自己的那些特質?

@frankfreak0914:像我前面說的,從球鞋、丹寧到手錶,我發現我很重視時間的質感、物品的實用性以及一樣物品是否能陪我走很久。像我有一個 Tokyo Porter 波特包它已經有十三年的歷史了,兩面都可以使用,半皮半布的材質好好保養的話可以陪伴我很久。講回手錶,我認為手錶的功用就是拿來報時的,我有個收藏哲學是:「做人不能忘記初衷,物品使用起來不能沒有它應有的效用。」這也是我為什麼很在意一支錶準不準,不管它價錢貴不貴。當然,要求精準度到極致,機械錶怎麼樣都比不上你的手機或 Apple Watch,但它又比冷冰冰的電子產品多一份時間有型的質感和溫度,像我追求的是中午趴著睡午覺手錶在耳朵旁邊,秒針滴答滴答,那種時間一點一滴流逝的感覺。

 

TC:請問你的聖杯手錶是哪一支?

@frankfreak0914:應該是朗格 A. Lange & Söhn  1815 計時款,它的工藝不僅無話可說還是不言而喻的。德國的錶沒有太多絢麗的行銷手法,聲望上也比瑞士錶低一些,不過德國品牌貫徹的是「讓手錶自己說話」這個精神。

 

A. Lange & Söhn 1815 Rattrapante Perpetual Calendar, Photo Courtesy of DreamChrono

 

TC:你會給剛入門腕錶收藏的人哪些建議呢?

@frankfreak0914:我建議買第一支手錶的時候,不要問別人該買哪一支,或太執著於品牌,先好好做功課,做完功課後選好一支目標手錶就去買,不要管 CP 值,買了也不要後悔,單純因為「我喜歡這支手錶」就是買它最好的理由。

 

有些人會說省一點,什麼都不要買,一次上位勞力士,這個想法沒有錯,不過我想提供一個更好的收藏起點。老實說我買過的手錶幾支加起來絕對可以買一支勞力士黑水鬼,不過一想到我整天就戴那支勞力士,沒辦法享受到其他品牌帶給我的體驗,應該會少滿多樂趣的。我覺得一次就戴勞而沒有體驗過戴其他手錶,怎麼說,你可能沒辦法體會到勞力士的好在哪裡,這跟戀愛很像,要先失戀過,才會知道自己想要什麼或了解到初戀的美好(笑)。總而言之,買錯了,可以從中學習,買對了,你也知道往後要往這條「正道」走下去。

 

Rolex Submariner, Photo Courtesy of HushHush

 

TC:謝謝 Frank 今天和我們分享這麼多有趣的腕錶故事,期待未來能與您多交流!

@frankfreak0914:謝謝德洛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