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dlos Craft 德洛士有幸邀請到 Toby Takashi (@jdm_horologist),一位專門收藏以 Seiko 為主的日本「腕時計專家」。我們很開心能夠聽到身為日本收藏家的心聲,以及他有趣的日本生活。

 

Photo Courtesy of @jdm_horologist

 

Tidlos Craft: 非常感謝 Toby 撥空參與了這次訪談!

@jdm_horologist: 我很開心能分享我的故事!

 

TC: 您在哪裡出生,如何成長的呢?

@jdm_horologist: 我出生於加拿大,溫哥華。爸媽都是日本人,而在三十年前雙雙移民到加拿大。自然而然的,我因為父母的地緣關係對日本文化充滿好奇心,也是因為這個關係因緣際會來到日本生活。

 

Vancouver, Canada, Photo Courtesy of @wikipedia

 

TC: 請問在日本家庭成長有什麼特別的感想嗎?

@jdm_horologist: 母親是個講究禮儀的日本茶道老師,自然而然地日本傳統習俗成了我生活的一部分。雖然在加拿大生活,但父母對我的管教還是跟一般日本家庭一樣嚴格,不過這也幫助我能更快速融入日本當地的生活和工作氛圍。

 

TC: 小時候會常常和家人去日本旅行嗎?

@jdm_horologist: 還是個青少年的時候我滿常回日本的。爺爺是那裡某所學校的校長,而這給了我學日文很好的機會。

 

TC: 請問是怎麼樣的契機讓你決定搬到日本呢?

@jdm_horologist: 在加拿大和家人住在一起的時候,自然對日本充滿了好奇心,於是十七歲的時候決定搬到日本,一住就是十年。在日本我完成了學業,開始工作,最後也在這結婚。一開始我在電信業當業務,現在擔任全球 IT 業務和顧問經理。

 

TC: 許多西方媒體對日本的經濟和思維抱持著負面的想法,請問你會怎麼解讀這種現象呢?

@jdm_horologist: 我自己看來,日本在採取相較過去更新、更有效率的方法上比其他國家緩慢,畢竟過去那些讓他們成功的方法像是或官僚制度或絕對敬老尊賢的美德,確實幫助日本成就過去輝煌進步的社會,這些價值也已經深植於工作環境中,所以很多人害怕去改變一個在過去十分成功的制度。慶幸的是新世代擁有較為開放的觀念,期望這一代能去改變日本停滯已久的經濟現狀。

 

| 在一般的日本工作環境裡,每個人都打扮得體,穿著差不多的襯衫和西裝,唯一能做一些變化的就是鞋子、領帶和手錶。

 

lomography, David Tesinsky's Visual Chronicle of the Salaryman

 

TC: 請問你什麼時候開始對手錶感興趣?

@jdm_horologist: 我年輕一點的時候雖然有一、兩隻卡西歐 (Casio) 手錶,不過我對錶本身沒什麼興趣。真正開始有興趣是我搬到日本開始打工的時候。在傳統的日本工作環境裡,每個人都打扮得很得體,穿著差不多的襯衫和西裝,唯一能做一些變化的就是鞋子、領帶和手錶。

 

我當業務的時候看到很多同事戴著不同的錶,於是對錶漸漸產生興趣,又因為地緣關係,自然而然對日製手錶比較感興趣。剛好我每天都會經過在公司附近的一家精工手錶店,在那裡我第一次接觸 Seiko SARB033,一支開啟我日本本土製造手錶 (JDM watch) 的收藏之旅。

 

Photo Courtesy of @jdm_horologist

 

Seiko SARB033, Photo Courtesy of @jdm_horologist

 

TC: 日本人通常喜歡什麼種類的錶呢?

@jdm_horologist: 日本人通常喜歡瑞士錶。大部分的日本人偏愛對舶來品或對歐美精品有憧憬,可惜的是大部分的人有那個錢的話通常會選擇勞力士或歐米茄而不會買 Grand Seiko。

 

Photo Courtesy of @jdm_horologist

 

TC: 請問你有沒有一套手錶收藏哲學可以和我們分享?

@jdm_horologist: 收藏手錶是一個永無止境的旅程,就像我們的穿衣品味和興趣會隨著時間改變,收藏手錶的習慣同樣會受我們不斷蛻變的生活方式所影響。在 2010 年初,我投入精工 Seiko SARB 系列到我整整搜集了全系列共四十九支錶中的四十支。

 

過去幾年我致力收藏所有的 JDM 手錶,有信心總有一天我能成為一個真正的收藏家。拜賜於日本市面上許多不同價位和級數的手錶,從便宜入門的精工到價位高精緻的貴朵 (Credor) 都有 ,而仔細研究後你總能發現那些隱藏著、待我們發掘的寶藏。

 

Royal Orient, Photo Courtesy of @jdm_horologist

 

TC: 請問你的聖杯手錶是哪一支呢?

@jdm_horologist: 我的聖杯應該是 A. Lange & Söhne Datograph Perpetual Tourbillon 陀飛輪錶,它的機械運作令人歎為觀止。雖然錶的構造十分複雜且精密,但外型確十分簡約俐落。

 

Datograph Perpetual Tourbillon, Photo Courtesy of A. Lange & Söhne

 

TC: 除了精工手錶,你還把收藏目光放在哪些品牌身上呢?

@jdm_horologist: 雖然我主要還是一位精工收藏者,但就像我的 Instagram 名稱 (@jdm_horologist) 一樣,我對於其他日本本土製造手錶還是很感興趣。不管是擅長製造動力儲存裝置和鏤空錶的東方還是跟 Grand Seiko 平起平坐,專精碼表計時錶的 Citizen 我都有所涉獵。

 

Citizen Chronomaster, Photo Courtesy of @jdm_horologist

 

Citizen Chronomaster, Photo Courtesy of @jdm_horologist

 

TC: 請問想經營 IG 的出發點是什麼呢?

@jdm_horologist: 一開始我只想和錶友分享收藏的故事。很幸運的,這個興趣已經發展成一個事業了。我現在一天至少花十小時在錶相關的事務上面,很多人可能會覺得這很瘋狂。不過再怎麼說這是我的興趣,花這麼多時間才能讓我的 JDM 收藏發展到更豐富更可觀的地步。

 

TC: 對於想入門收藏的年輕人,你有什麼建議呢?

@jdm_horologist: 收藏反映的是你的個性,你應該買你想要的、跟生活型態相符的錶款,當然要依據你的預算而定。我在日本工作的時候總是穿著西裝,所以正裝和運動手錶對我來說是最適合的。

 

TC: 會想把哪支錶傳承給孩子呢?

@jdm_horologist: 我一定會傳給他們精工 Expo ’70 這支錶。它對我這個有日本父母,有跨國背景的加拿大人來說意義重大。Expo ’70 是一款獻給 1970 年大阪萬博主辦的限量手錶。萬博標誌:五瓣紅色的日本國花櫻花,象徵和諧共處的五大洲,而又因為父親是大阪人,兒時有許多遊歷大阪的回憶,所以這支對我來說更貼近了我的成長背景。

 

Osaka Expo ’70, Photo Courtesy of Wikipedia

 

Seiko EXPO ’70, Photo Courtesy of @jdm_horologist

 

TC: 請問你是怎麼看待未來和錶收藏

@jdm_horologist: 收藏手錶是我的熱忱和生活的一部分,我相信這個嗜好會跟著我過一輩子。我也才入行沒多久,就已經能和世界各地的專家和愛錶人士交流。像我們今天能進行這樣的訪談都是托手錶的福。

 

TC: 請問在收藏過程中,你從自己身上學到了哪些事情呢?

@jdm_horologist: 在收藏手錶的世界裡,我學到的是謙虛。不是所有人都有一樣的品味、預算或收藏觀念。我常提醒自己要以寬闊的胸襟去欣賞不同品牌和錶型,了解它們的長處在哪,以及製錶師在這些錶身上下了多少工夫。

 

Seiko Automatic 29 Jewels, Photo Courtesy of @jdm_horologist

 

TC: 感謝 Toby 今天和我們分享這麼豐富的收藏旅程,期待未來還是可以透過你學習到更多關於日本收藏家和精工的故事!

@jdm_horologist: 也非常感謝你!這是我的榮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