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多元文化的環境中成長,現居紐約的 Rich @watchbiao 與我們聊聊他橫跨三座城市的人生故事和他的腕錶收藏嗜好。同樣在台北、上海和維也納三座不同城市串連著歐亞故事的德洛士有幸邀請到 Rich 和我們分享他的多國經驗,同時深刻體悟到文化包容的重要性。

 

Rolex Daytona, Photo Courtesy of @watchbiao

 

Tidlos Craft: Rich,很榮幸能聯繫上您進行今天的訪談!

@watchbiao:謝謝,我也很開心能有這個機會聊聊手錶和我的人生經歷。

 

TC:你來自哪裡呢?

@watchbiao:我出生於台灣,台北東區。在台北待到國小一年級,隨後便和我媽搬到美國紐約。

 

New York, Photo Courtesy of Travel and Leisure

 

TC:是怎麼樣的考量讓家人決定搬到美國呢?

@watchbiao:家母為了能給我更好的機會和教育於是做了這個決定。可能台灣的兵役問題也是她的考量,我很感謝她為我人生做的這些打算。

 

TC:你是怎麼看待在美國長大的這段日子?

@watchbiao:一開始還滿艱難的,我剛來的時候不會說任何英文,剛來的第一學年我每一科都被當。不過小時候學習能力很強所以語言學習很快就被我克服了,一開始我不太習慣那裡的食物,但花了兩年總算是習慣那裡的生活。

 

TC:從這個移民經驗你學到了哪些事情?

@watchbiao:整體來說,這個人生經歷教我要更堅強地面對人生中的各種挑戰,從小就要面對這樣陌生的環境,被逼著嘗試新的事物,其實滿可怕也滿有挑戰性的。當你歷經了這些事,你會更感激自己挺過來,嚐到另一頭更豐碩的果實,你也將蛻變得更聰明、圓融也更有歷練。

 

我也很感謝家母舉家搬遷到一個不是全說中文的社區,她不願讓我只是在換個環境繼續說中文,她希望我能融入擁有多元文化的環境,因此成長的過程中,我沒什麼亞洲朋友。

 

TC:在大學你主修什麼,而現在你從事哪樣的工作呢?

@watchbiao:我主修經濟而目前在紐約的金融業工作。金融海嘯前夕,我搬到上海從事電競和科技產業相關的工作,而這一搬就是十年。那時中國已開始屏蔽國外的各種媒體平台,因此我覺得在資訊接收上當時我和外界有些落差。

 

現在我在虛擬貨幣、區塊鏈和不動產產產業工作,這些對曾在電競產業工作的人們來說還滿常見的職涯發展方向,我很多同事也有差不多的職涯規劃,畢竟現在遊戲中或多或少有虛擬貨幣的應用,而當虛擬貨幣越來越熱門時,我們看到了與它相關、更豐富的職涯發展可能性。

 

TC:在中國居住的經驗如何?

@watchbiao:這世界對中國存在許多偏見,尤其在美國長大,身邊的人對中國都不太友善。所以剛搬來上海的時候我有些緊張,誰料到我還滿喜歡在上海的生活,甚至跟我在美國的經驗甚至完全相反(笑),此後我就更珍惜我在中國度過的那段時光。

 

Shanghai, Photo Courtesy of cired2020shanghai.org

 

TC:在這麼多地方生活過,你心中是以何處為家呢?

@watchbiao:在紐約我覺得非常舒適,老婆是上海人,她全家都在那生活,而我姊姊和親戚都住在台灣,所以我覺得這三個地方都算是我的家吧。

 

TC:從台灣和上海這樣的跨域婚姻,你學到了什麼事?

@watchbiao:我學會擁有更開闊的胸襟,我們家的人都不是很熱衷宗教或政治,我們對不同區域的人的生活方式也從不過問,我會建議大家多出去走走,看看世界,從旅行能學會包容文化差異。

 

人們最終只想要做自己,過上自己喜歡的生活。能過得自在、成功、富足、健康並且照顧好家人就算是人生圓滿了吧。平時我努力以正向的態度看這個世界,也覺得我們不過只是生活在這世界上的一份子,我去過世界上各個被媒體醜化過的地方,像是中國、俄羅斯,發現很多事情都不像媒體描述的那樣偏頗。

 

Wife’s Royal Oak, Photo Courtesy of @watchbiao

 

放上我和另一半的腕錶照,玩錶不只是我們男孩子的興趣,很開心太太願意參與我這個腕錶收藏嗜好!” 

 

TC:請問你是怎麼跌入手錶這個坑的呢?

@watchbiao:我玩錶少說有二十年了。我大概在大學拿到第一份工作的時候入坑,那時社群媒體還不是很發達,所以要與世界各地的錶友交流有些難度,不過那時倒是有像ThePuristsTimezone 這類的網路媒體平台。

 

那時候喜歡錶好像是一件很宅的事,以世俗眼光來看,總覺得「比較酷」的人多半喜歡運動、車和時尚這些可以把人塑造的比較成功和陽光的興趣。我覺得那時喜歡腕錶好像是不善社交的人才會喜歡的東西,不過我們也是因為這興趣才互相連絡上,我很喜歡這種互相交流的感覺。

 

TC:你第一支腕錶是哪一支呢?

@watchbiao:它是一支 1990 年、我十歲的時候用十美金買下的,我不確定是卡西歐還是石英天美時 (Timex) 的手錶。小時候覺得它就是最酷的東西,因為他長得很像一台小型電動玩具。

 

Timex X Peanuts, Photo Courtesy of @watchbiao

 

TC:你第一支機械錶是哪一支呢?

@watchbiao:當我高中畢業的時候,我家人買給我一支歐米茄超霸手錶 (Omega Speedmaster),那是一支賽車手舒馬赫 Michael Schumacher 的紀念款,它有個標誌性的黃色錶盤,舒馬赫是歐米茄當時的品牌代言人,而我覺得這個聯名實在太酷了。我成天戴著那支手錶,不管是去學校還是去運動,但我沒有好好的保養它,它現在看起來像是經歷過好幾場戰爭。

 

我年輕一點的時候很喜歡跑車,法拉利的車身顏色通常代表它的速度有多快,而黃色的法拉利通常是最會跑的,紅色其次,而這是一個愛車的人都知道的一個冷門知識,所以我堅決要這款黃色系列的手錶。

 

Omega Speedmaster, Schumacher Yellow, Photo Courtesy of monochrome watches

 

Omega Speedmaster, Schumacher Yellow, Photo Courtesy of @watchbiao

 

TC:那麼你第一支自己購買的手錶是哪支呢?

@watchbiao:我在華爾街工作的時候,身邊的人多半都戴勞力士。我想要更與眾不同的手錶於是做了一點功課,這一做,不得了,整個人又陷進了腕錶的坑裡。那時錶壇上沛納海 Panerai 很火紅,於是我決定買沛納海,而之後再入手 JLC Reverso

 

Panerai Luminor, Photo Courtesy of @watchbiao

 

Jaeger-LeCoultre Reverso, Photo Courtesy of @watchbiao

 

Jaeger-LeCoultre Reverso, Photo Courtesy of @watchbiao

 

TC:在整個腕錶收藏的過程中,你的收藏重點是什麼呢?

@watchbiao:一開始我會把焦點放在錶壇上的經典,那些大家說一生中就該入手個幾支的錶款。這些熱門款式差不多都在五十年前的時候被設計出來,像勞力士、超霸、百達鸚鵡螺、和 Reverso。我特別喜歡勞力士的迪通拿 (Rolex Daytona) 和愛彼的皇家橡樹 (Audemars Piguet Royal Oak)。

 

His and Her Daytonas, Photo Courtesy of @watchbiao

 

當我把經典都蒐集夠了的時候,我開始就覺得無聊了,於是我把目光放到我認為會在未來晉升為經典款式的「後起之秀」,像是 F.P. Journe 和寶格麗的 Octo Finissimo

 

F.P. Journe Elegante, Photo Courtesy of @watchbiao

 

而我現在剛要涉足獨立品牌像是 UrwerkMB&FDe BethuneHarry Winston Opus。一開始我覺得他們像雕塑品一樣,沒想到隨著時間我越來越喜歡它們。

 

Urwerk 210, Photo Courtesy of @watchbiao

 

MB&F LM101 Platinum, Photo Courtesy of @watchbiao

 

TC:我看到你現在正戴著寶格麗的 Octo Finissimo,它的哪些特質特別吸引你呢?

@watchbiao:當我看到 Octo 系列的日本建築師安藤忠雄 Tadao Ando 款式,我就被它深深吸引住。我很喜歡它的顏色,錶盤乾淨簡約卻因為特殊的螺旋蚊設計而不失新意。每當我在 IG 上發它的照片時,總覺得看著看著我的眼睛也跟著被催眠了。另外,我小時候曾夢想當個建築師,這支錶總會讓我想起這個兒時夢想。

 

Bulgari Octo Finissimo Tadao Ando, Photo Courtesy of @watchbiao

 

TC:平時最常戴的手錶是哪一支呢?

@watchbiao:有趣的是,在美國因疫情封城的時候,我根本不常戴錶,我頂多把兩三支手錶放在桌子旁邊供自己觀賞。

 

Lange & Söhne Datograph, Photo Courtesy of @watchbiao

 

Lange & Söhne Datograph, Photo Courtesy of @watchbiao

 

TC:請問你有聖杯手錶嗎?

@watchbiao:我分別有兩支,一支是我能入手的,一支沒辦法。我正在看的是 Patek 5170P,一支手動上鏈計時腕錶,外型由白金錶殼、藍色漸層錶盤和鑽石小時刻度組成。我很愛計時腕錶,尤其是手動上鏈的類型,而剛好藍色是我最喜歡的顏色。

 

Patek Philippe 5170P-001 in Platinum, Photo Courtesy of David Bredan

 

至於那支我遙不可及的錶也會是一款特殊的計時錶款。依我看來,朗格是世界上最會做計時腕錶的品牌。如果可以的話,我會入手朗格 1815 計時腕錶款,並重新改造它一番。我會拿給錶盤藝術家 Kari Voutilainen 請他幫我把副錶盤改到與中間對齊的位置,並請他把他著名的「機刻雕花」灰藍瓷錶盤 (Guilloché Enamel dia) 搭配他標誌性的淚滴型錶耳 (teardrop lugs) 加到這支錶上,一起裝進鉭製錶盒裡。

 

*延伸閱讀:錶盤大師 Kari Voutilainen

https://www.phillips.com/article/48439780/kari-voutilainen-bespoke-dials

 

TC:未來有什麼收藏計畫嗎?

@watchbiao: 我其實不想一直無限上綱的增加收藏,對於買進賣出現在有更縝密的打算。我之前買太多錶,覺得沒能常常戴它們有些心虛,而我也想把收藏領域拓展至獨立製錶,像是 UrwerkMB&FHaldimannMing 這樣的微品牌。

 

我認為未來十年會是獨立製錶的天下,它們將越來越熱門。我已經看到日本和中國有許多後起之秀,現在正值鐘錶界百家爭鳴的美好時期,期待未來有更多機會能認識這些品牌。

 

Independent Japanese watchmaker Hajime Asaoka, Photo Courtesy: Sincere Fine Watches

 

TC:你會給想入門收藏的年輕人什麼建議呢?

@watchbiao:我覺得從現在開始收藏有些難度,因為那些熟知的熱門的款式大都一錶難求。我建議可以和不同收藏家見個面聊聊,參加錶聚或是試戴越多錶越好。不要被 IG 上的一些手錶造神運動左右了,也不要只是為了跟風買錶,更不要把藏錶當成是投資因為有其他更快、更好賺錢的方式,說到底錶不過就是一支錶罷了。

 

CasiOak, Photo Courtesy of @watchbiao

 

TC:訪談中你提及母親對你的成長過程有重大的影響,你曾經回饋給她什麼禮物嗎,或說送過媽媽什麼樣的手錶?

@watchbiao:我是永遠都無法報答她的,我想孩子們對父母多半抱持著這種感恩的心情吧!她現在越來越年長,已經對錶沒什麼興趣,應該說首飾這些的對她來說都不重要了。

 

不過我其實一直在說服她戴蘋果手錶。我會擔心她的身體狀況而我覺得蘋果手錶上有很多健康相關的 APP 能時時刻刻監測她的健康狀況。我現在能做的就是多陪陪她,跟她去旅行,這才是我們所看重並享受的。

 

TC:今天與你相談甚歡,希望你和家人都健健康康,過著富足而美滿的生活!

@watchbiao: 謝謝德洛士,這是我的榮幸,期待我們能在疫情過後面對面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