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洛士有幸邀請到來自洛杉磯、在東京居住三十年的 @jewpanese.dude 和我們聊聊他的人生故事。除了自己的多國人生閱歷,他也和我們分享他對「專家」非主流西方式的定義,而平時的休閒運動「劍道」又是如何影響他的腕錶收藏旅程。

 

Tidlos Craft:很開心能聯繫上您,我們很期待聽到你的故事。

@jewpanese.dude: 謝謝你們邀請我進行今天的訪談!

 

TC:請問你來自哪裡,為什麼輾轉搬到日本呢?

@jewpanese.dude:我原本來自洛杉磯,但我基本上是在各個地方長大的,父親在美國空軍裡工作所以我們每隔三年就會到不同地方駐點。剛好十七歲的時候,他被派來東京工作。

 

Near @Jewpanese.dude’s home, a shrine in Nakano, Tokyo

 

TC:是什麼契機讓你決定長期在日本住下來呢?

@jewpanese.dude:大概在三十年前,我就讀在聖地牙哥某所大學時遇到我的太太,而她是日本人,於是畢業後我就為了她搬過來了。

 

TC:請問你現在從事什麼工作呢?

@jewpanese.dude:我在一所藥理大學教英文和日文教了 26 年了。

 

TC:你是如何融入日本文化的呢?

@jewpanese.dude:對我一個外國人來說確實滿有挑戰性的,最重要的是如何尊重當地文化和價值觀。我一開始找到教英文的工作而覺得那很有成就感。我熱愛教學所以進了大學教書,教書算是我的舒適圈吧,我覺得在這生活很自在,也無法想像在世界上其他地方生活。我的孩子都在這裡的公立學校讀書,這裡的教育品質很好,五育發展均衡,我很滿意他們目前受的教育。

 

TC:外國人該如何看待日本文化和價值觀呢?

@jewpanese.dude:在這裡階級制度和品質要求都很重要,追求品質這件事我可以跟你保證如果某個東西在日本是品質第一的話,那它在世界上也一定是。

 

View from Tokyo Skytower, Photo Courtesy of @Jewpanese.dude

 

TC:你認為外國人對日本抱有什麼錯誤的偏見呢?

@jewpanese.dude:可以說幾乎對每件事都有偏見吧(笑)。有些報導日本的國際新聞真的很膚淺,而國際間有著「詭異日本」這個形象一直都困擾著我。在我看來日本跟其他國家並沒有不一樣,它只是個複雜而多元的國度,需要人們花時間認識和學習它的有趣的文化。語言確實是最大的阻礙也是最好深度了解一個國家的媒介。

 

TC:日本人是如何看待西方國家的品牌和品質的呢?

@jewpanese.dude:如果這些品牌的品質很好的話日本人當然會尊崇它。像在這裡,勞力士是一個被大家追捧的品牌,而賓士在日本的銷量也很好。許多美國、瑞士和德國品牌在這裡都滿受歡迎的。

 

勞力士甚至在日本有「在地化」的版本,像這裡就有兩種不同的勞力士。一個是一般的勞力士,另一個是「日本勞力士」。某些手錶專家會把一般的勞力士拆解並重新改裝、貼牌,黑市裡的賣家都會稱這種錶為「日本勞力士」,世界上應該沒有哪個國家也會這麼做了吧。

 

Japan Time: If You’re Early, Your Late, Photo Courtesy of Far East Fling

 

TC:依你看來,為什麼手錶在日本這麼受歡迎呢?

@jewpanese.dude:在日本守時的觀念很重要,提早十五分鐘才算是日本的「準時」。別人常問我是怎麼適應當地文化、當上日本教授的,我總回答他們:「我努力工作、學好日文也從不遲到。」

 

我不記得在路上看過哪個人是沒戴手錶的,這裡 90 % 以上的手錶由日本製造,而另外 10% 來自瑞士。日本的鐘錶產業十分成熟也很有歷史,如果真要挖寶的話,日本可說是一個鐘錶的礦山,可惜大部分資訊都是用日文寫成,其他國家的人很難一探究竟。

 

Sculpture in Shinjuku, Tokyo, Photo Courtesy of  @Jewpanese.dude

 

TC:由旅日這段經驗,你從自己身上學到了哪些事?

@jewpanese.dude:我學習武術已經有 23 年之久了,目前已達到劍道黑帶的等級。我同時也算是個「劍道先生」了吧,其實你很少看到一個非日本人精通某項日本藝術,這個武藝教會了我堅持和專注。

 

我對西方國家有些學了三年瑜伽就稱自己是「瑜珈專家」的人感到非常不可思議,因為在日本絕對不會容許這種事發生,像我自己學了 23 年的劍道也不會輕言說自己真的懂這門藝術。我的劍道老師在這方面有 50 年的經驗卻仍然對它抱持著謙遜的態度。

 

我非常認同這種謙虛而執著的處事原則,我的腕錶嗜好也能體現這樣的價值觀吧,如果我喜歡一樣東西,我會花很久的時間鑽研它,相反地現在很多人喜歡跟風,喜新厭舊也很容易轉移目標,而我比較固執,我想是這個特質多少幫助我更快速融入了日本的社會吧!

 

Japanese Kendo, Photo Courtesy of KLOOK

 

嗜錶如命,@Jewpanese.dude 和他的腕錶手藏旅程

 

TC:你是如何開啟手錶收藏旅程的呢?

@jewpanese.dude:我們家沒人很認真地收藏手錶,我爸是個導航員,而他擁有一支錶老式的手錶,僅此而已。

 

我 12 歲的時候得到了我第一支手錶,它是一支有十二種鬧鐘音樂的卡西歐錶,那時覺得它就是世界上最酷的東西。

 

TC:什麼時候買了你第一支機械錶呢?

@jewpanese.dude:我的第一支錶是歐米茄的 Seamaster 2501.51.00。它是我 1993 年的時候因為教書賺了一點錢買來犒賞自己的禮物。我付了 1,500 美金買下它,而這對當時的我來說是筆可觀的數目。這支錶最吸引我的地方在於它防水 100 米的功能和它簡約、沒有日期窗的黑色錶盤。另外,因為我生於 1969 年,我一直很喜歡這年和 NASA 的連結。當時沒有網路論壇,也根本沒有網路,所以無法更深入的研究這支錶,我選它單純是因為它好看,而現在我已經把它轉手送給兒子了。

 

Omega Speedmaster, Photo Courtesy of @Jewpanese.dude

 

TC:為什麼會迷上手錶收藏呢?

@jewpanese.dude: 手錶論壇蓬勃發展後,我開始接觸到更多關於手錶工藝方面的知識。我以前曾是 Timezone 上的管理員而透過這個論壇我結交了許多一輩子的好朋友。

 

Omega Speedmaster Collections, Photo Courtesy of @Jewpanese.dude

 

TC:你是怎麼越來越了解二手手錶市場的呢?

@jewpanese.dude:2015 年的時候我開始幫不同人找在日本的手錶通路,我甚至可以很有自信地說世界各國都有至少一個因為手錶欠我一杯啤酒的朋友。我相信人和人之間的因緣也很喜歡幫助別人,這樣到處幫人牽「手錶的緣」的我算是在鐘錶學裡拿了一個「博士學位」了吧,有人因此稱我為「仲介人」,我不能說我是這方面的專家,不過當朋友有任何關於手錶、日本或這兩者之間的問題,我算是他們的第一個會想到的人吧。

 

*手錶「仲介人」的故事:https://www.fratellowatches.com/found-universal-geneve-compax-nina-rindt/#gref

 

King Diver, Orient, Photo Courtesy of @Jewpanese.dude

 

TC:你的收藏哲學是什麼?

@jewpanese.dude:我收藏我喜歡的東西,別人追捧什麼對我來說不重要。我試戴過勞力士的水鬼系列,但這些潛水錶都無法打動我。我反而很喜歡百年靈和豪雅的特定幾個款式。一路收藏下來我得到的啟示是:只要你好好做你的手錶功課,你幾乎不會在買錶上損失任何一毛錢。

 

TAG Heuer 73633, Photo Courtesy of @Jewpanese.dude

 

Breitling Collections, Photo Courtesy of @Jewpanese.dude

 

「只買手錶背後的賣家」,過來人的玩錶忠告

 

TC:你心目中的聖杯手錶是哪一支?

@jewpanese.dude:老實說沒有。如果我不常戴一支錶,我就會賣掉它,我買錶是為了在不同場合能戴它們,而現在我沒有一個為了特定場合需要再另外購買的錶。

 

TC:經營 IG 手錶帳號的契機是什麼,為什麼想把語言學習和手錶知識結合在一起呢?

@jewpanese.dude:除了喜歡分享我的收藏,我也喜歡跟手錶社群裡的錶友互動。每天在帳號上分享 JWOTD (Japanese Word of the Day 一天一日文單字) 的原因其實跟我在奇摩拍賣上的潛水經驗很有關。

 

當我在翻譯這些日本拍賣網站上的資訊給外國朋友時,我開始會學習日文片語和單詞間微妙的用法,而這些語言方面的知識也是後來我想和大家分享的。

 

Photo Courtesy of @Jewpanese.dude

 

G-Shock, CasiOak, Photo Courtesy of @Jewpanese.dude

 

TC:你會給剛入門收藏的人什麼建議呢?

@jewpanese.dude:首先,永遠別買一支你負擔不起的手錶,尤其當你無法用現金購買時,很多人買錶只是因為它很潮,而這樣追捧外在附加價值的心態不巧已經是常態了,真正關心手錶社群的人反而越來越少。

 

再來,永遠別為了買錶而買錶,你真的會戴它再買,我喜歡為了不同場合戴各式各樣的錶,我的卡西歐很適合整理花園的時候戴,而我待在家或出門逛街時,我就會戴歐米茄錶出去。

 

另外,務必先熟識賣錶的人再考慮跟他/她買錶,如果你不認識或信任對方那千萬不要跟他/她買。如果有人從我這買錶,我會感到榮幸,這代表他們不只愛我的錶,更信任我這個人。這聽起來好像過於浪漫或龜毛,不過在我心中確實是這樣想的。

 

最後,不要偷懶,好好研究這個領域吧!我們正處於知識爆炸的時代,而我很感謝現有的資源能讓我在不同手錶品牌之間廣泛學習。國際級厲害的收藏家令人敬佩的是他們花大把的時間鑽研這個領域的知識,就算已經達到「專家」等級了仍努力不懈。像我的手錶老師 Fred 就是個很好的例子,他算是百年靈手錶的專家了吧 (Fred Mandelbaum @watchfred) 然而他從不停止學習,讓我衷心感謝的是他們總不吝於分享知識,也從不求任何回報,我覺得這是很難能可貴的。

 

TC:你為何喜歡這些手錶社群呢?

@jewpanese.dude:講起來有點老掉牙,但這樣「純粹」的社群確實存在,手錶社群強調的是信任和教學相長,社群裡的人在乎的是怎麼一起鑽研學問、不斷學習以滿足求知慾。我們都是忠於熱忱的一群人,當我們保證要投入手錶的世界時,我們就會履行這個約定,而我非常欣賞這樣的精神。

 

對機械錶的熱情真的能帶動人與人之間的連結,不管是哪個宗教、年齡或性別,社群裡的人都能聚在一起好好交流。如果人們不能看到這個社群的美好,那有點可惜。

我認爲這種心照不宣的交流正是現今社會迫切需要的。

 

View from New York Bar Park Hyatt Tokyo in Shinjuku, Photo Courtesy of @Jewpanese.du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