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dlos Craft 德洛士今天非常榮幸能專訪來自日本的錶友 @jardinwatch 與我們分享他對腕錶的熱忱,我們很開心能邀請Jardin分享他的精緻哲學,一起感受他對瑞士鐘錶的喜愛。

 

Photo Courtesy of @jardinwatch

 

TC: 今天非常感謝你參與我們的訪問,這是我們第一次訪問日本人,請多多指教。

@jardinwatch: 好的,請多多指教,叫我Jardin就可以了。

 

TC: 請問您來自那裡呢? 平常休閒的時間喜歡做什麼事?

@jardinwatch: 我從日本的一個鄉下的地方來到東京,現在在東京生活。在東京裡,我常出沒在在一個大街上林立著精品的地區──銀座,這是一個令人感到振奮的地方,也是我最喜歡的區域,周末或是平日很常跟喜歡腕錶的朋友互相交流,大家都是腕錶收藏家。

 

View of Ginza, Photo Courtesy of @jardinwatch

 

TC: 您目前從事什麼工作呢?

@jardinwatch: 我之前一直從事某種專門的工作,不過身體壞了,所以開始了自己的公司。最早開始自己的事業是16歲時,所以對我來說沒有要去哪裡工作這個選項,只有自己成為老闆這個想法。

 

TC: 歐洲人總刻板印象地覺得日本人過著相同的生活,不過 Jardin 先生和大家很不一樣,創立自己的公司。你的父母親對於這些有什麼想法嗎?

@jardinwatch: 我的父母親自己經營公司,周圍的朋友也是,確實日本人大部分還是像你們印象中的樣子,不過因為我周圍的人,包含我的父母親,大家都是過自己喜歡的人生,所以我可能自然而然的也是這個樣子。

 

TC:你第一支買的腕錶是哪一支呢?

@jardinwatch: 我18歲時買了我的第一支腕錶是法穆蘭 Franck Muller 的 Casablanca。

 

Photo Courtesy of @jardinwatch

 

Portrait of Franck Muller, Photo Courtesy of franckmuller.com

 

 

 

 

值得一生的收藏

 

TC:可以和我們分享18歲時,買這支錶當時的故事嗎?

@jardinwatch: 當時不太了解腕錶,只是喜歡他的設計,想著我要找一個腕錶是等我當了爺爺後也會想要使用的錶,我對這支錶的設計一見鍾情,所以就買了。

 

我聽說在歐洲,有著把腕錶看作是唯一的東西,並且長時間使用的文化。我覺得非常的好,其實我老家的事業也有著相同的想法,不是那種用了就丟、便宜的東西,而是經營高級的物品,高級傢俱基本上都是修理之後,能夠繼續使用。我是在那樣的環境下成長的,東西也是想要修理之後可以長久使用。最終決定,在18歲時想要買一個到死都會用的東西。

 

另外我有一個親戚一家住在海外,以前常常去拜訪親戚,或是到其他外國旅遊,可能因為這樣有受到一些西方想法的感染。
 

 

TC:在你的收藏裡,有一些意義不同的錶嗎?

@jardinwatch: 首先雖然這是一件有趣的事情,不過我也走了很多迂迴的路。擁有了 Franck Muller 的 Casablanca 後我買了更多錶,包含歐米茄 Omega 的 Speedmaster,在那之後也買了 Jaeger-LeCoultre,接下來就是就是對我有重要意義的百達翡麗 Patek Philippe古董錶。

 

對腕錶真正開始有興趣的是買了百達翡麗之後,那個時候查了很多資料,也增加了我的興趣,從此之後就再也停不下來買錶了。

 

Photo Courtesy of @jardinwatch

 

TC:請問您在什麼契機之下發現自己非常喜歡腕錶,萌生了當腕錶收藏家的念頭?

@jardinwatch: 百達翡麗的古董錶是我的契機,當我知道完成一支錶之前,有這麼優良的製作過程是最大的理由,世界上竟然有這麼優良的錶。

 

Portrait of Philippe Dufour, Photo Courtesy of FHH Journal

 

 

“另外,當我了解到 Philippe Dufour 製作腕錶的信念,那個時機也正好影響了我,我感覺到他的優良製作過程達到了 Patek Philippe 的境界。” 

 

 

 

Portrait of Romain Gauthier, Photo Courtesy of romaingauthier.com

 

我一直有夢想請 Philippe Dufour 幫我做出一支世界上只有一款的腕錶,不過我知道那實在是困難了,所以今年生日,我請了Romain Gauthier 先生,一位向 Philippe Dufour 學習過製錶經驗的的製錶師,請他幫我製作了一支只屬於我的錶。

 

Photo Courtesy of @jardinwatch

 

在我心中雖然我很想要 Philippe Dufour 的腕錶,不過可惜沒有辦法實現,除了他之外我希望製作我珍貴腕錶的製錶師就只有他了(Romain Gauthier)。在我心中Romain Gauthier的腕錶也是毫無疑問的達到了最高境界。

 

TC:Jardin 先生一直以來有什麼特別的藏錶原則嗎?

@jardinwatch: 我喜歡簡單的腕錶,可以的話不要太複雜的東西。偶爾當然也喜歡複雜的,不過主要還是欣賞簡約的美。

 

Photo Courtesy of @jardinwatch

 

TC您都從哪裡獲取腕錶相關的資訊呢 ?

@jardinwatch: 網路上,或是收藏家的同伴們。我也很常閱讀日本的雜誌 Chronos。

 

TC:有最喜歡的品牌嗎?為什麼呢?

@jardinwatch: 百達翡麗 Patek Philippe。他的製作過程繁複而完美,對細節絕不妥協,從中可以感受到這個製錶家的匠心精神和其登峰造極的工藝。

 

TC對於百達翡麗 Patek Philippe 的 Nautlius系列你有什麼想法?

@jardinwatch: 我認為大家搶成這樣有些病態,以前這是一般就可以買到的手錶,不過現在世界上無論張三李四都想要它,我不太能理解。我知道這是一支很好的腕錶,不過我看不太懂為什麼大家願意花這麼高的價格去搶購它。

 

Photo Courtesy of @jardinwatch

 

TC:在日本最熱門,大家都想買的奢侈腕表是哪一支呢?

@jardinwatch: 現在或許是愛彼的皇家橡樹 Royal Oak 吧!現在每天都會有不同人問我說要怎麼樣才可以買到 Royal Oak。我總是回答:當你傳達你真的喜歡的心情,就有可能買到。不過大部分的人是因為轉手差價高才想入手,我想 AP 可能不想賣給這樣的人吧。

 

 

TC:Jardin 先生會賣你擁有的腕錶嗎?

@jardinwatch: 有,曾經因為要整理收藏而賣過,但不是為了得到利益而轉賣的。

 

TC您怎麼看日本這個亞洲腕錶製造大國?

@jardinwatch: 我當然知道日本有很多很棒的錶,例如日本精工 Seiko 腕錶就很厲害。不過我覺得日本人,特別是年輕人,好像很少人喜歡日本品牌的腕錶,我覺得比較起來,大部分的日本人比較喜歡海外的品牌,應該是設計的關係,現在日本人的穿搭容易受歐美國影響,所以也會想要一起搭配西方的飾品和腕錶吧。

 

不過西裝的話,就可以和 Seiko 或是 Citizen 的錶搭配得很好,看到商業人士或是年長者配戴 Grand Seiko 的錶,就會讓我覺得哇!好帥氣!

 

TC:一般來說,日本人怎麼看腕錶呢?

@jardinwatch: 其實配戴腕錶的人越來越少了,很多人都直接戴 Apple Watch,很多人認為性能來說戴一支 Apple Watch 就夠了,不需要另外配戴手錶。

 

 

 

 

在瑞士與百達翡麗的美麗邂逅

 

TC你曾提及過去瑞士旅遊的經驗,請問這訪瑞之旅中有什麼和腕錶有關的故事嗎?

@jardinwatch: 想去瑞士是因為我想參觀這個腕錶製作重鎮,非常想要親自感受那邊的歷史以及傳統,我買錶的其中一個理由也是因為能感受到傳統,想親自去那邊確認一下。

 

我去參觀百達翡麗 Patek Philippe 本店時,店員問說「您要找什麼呢?是 Nautlius 嗎?」我回答「不是的,我真的很喜歡這個牌子,從古董錶到現在錶,我擁有各式各樣百達翡麗的錶,我今天只是希望可以看到不同的東西而造訪這裡。」大部分的客人或許都是為了自己想要的錶而去,不過我純粹以去參觀的心態前往,所以他給我看了很多一般看不到的的款式,離開時還送了我紀念品、胸章和 Patek Philippe 博物館的門票。

 

我只是傳達了我喜歡百達翡麗的真心,就算一支腕錶都沒有買,離開時還收到了紀念品,我真很開心,那時候,我再度感到我是真心欣賞這個品牌的。順帶一提,我很高興服務我的店員說他很喜歡日本這個國家,他很高興我是日本人。

 

Salons Patek Philippe, Photo Courtesy of patek.com

 

Salons Patek Philippe, Photo Courtesy of patek.com

 

TC在瑞士的時候還去了哪些其他品牌的錶店?

@jardinwatch: 愛彼 Audemars Piguet、江詩丹頓 Vacheron Constantin 的店面是我認為一定要去的,所以我先行造訪,也參觀了一些 boutique 精品小店以及古董錶店。我總共在瑞士待了 4 天,好笑的是我幾乎都沒去所謂的觀光景點,從早到晚就只去參觀手錶店還有其他和手錶相關的地方。

 

TC關於客製化手錶,你怎麼看呢?

@jardinwatch: 我認為很棒。總而言之,我認為是獲得了到死都會用,也是自己最能夠認同的東西的方法,如果甚至可以自由選擇細部的零件像是時針、錶盤,我認為非常有趣。

 

TC對於二手流通市場您怎麼看呢?

@jardinwatch: 我認為手錶是可以長時間使用、重複使用的玩物。有一個地方能讓自己販售不要的錶或買到別人不需要的錶,其實是很不錯的事。不過市場上不是這種目的的投資客很多,只因為腕錶整體的價值會越來越高才購買,老實說我不太喜歡。

 

TCGrand Seiko 的腕錶款式設計很有名,您怎麼看 Grand Seiko 的設計呢?

@jardinwatch: Grand Seiko 用的機芯都很好。我個人認為,若是我以年輕人的意識出發,我會讓錶變得更有趣,不過現在的設計我也是滿想要的。

 

TC:從這麼多腕錶之中,有沒有一支和自己有深刻的聯結?

@jardinwatch: 老實說沒有,本來希望自己成年時,父親能送給我一支錶,若實現的話,那隻錶就會成為和自己連接深刻的錶。就是因為沒收到這樣特別的禮物,所以當兒子成年時,我會送給他珍藏的手錶。

 

TC:在日本,當子女 20 歲時,送他們手錶是一項傳統嗎?

@jardinwatch: 在喜歡錶的人之中一定有,不過這不是日本既有的文化傳統。

 

TC:對於剛開始收藏錶的人有什麼建議嗎?

@jardinwatch: 盡可能學習並增加自己的閱歷,我剛開始入坑的時候只知道法穆蘭 Franck Muller。不管怎樣之後都會知道其他的錶進而購買,所以盡可能的嘗試看過不同品牌的錶,能從不同角度去欣賞腕錶的美學是非常重要的。

 

TC:謝謝@jardinwatch與我們共度這個時光。

@jardinwatch: 謝謝德洛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