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dlos Craft 很榮幸邀請 Ronald Chew @horologym 參加專訪, Instagram 上著名的新加坡腕錶收藏家之一,今天將會聽到他在大城市成長的故事、從軍的經驗還有他對收藏的熱愛。

 

Tidlos Craft:謝謝 Ronald和我們分享、交流故事。
@horologym:謝謝你們的邀請,我很榮幸能參加專訪。

 

TC:您是來自哪裡呢?
@horologym:我是土生土長的新加坡人,除了是個狂熱的腕錶收藏家之外,我還是個自由私人教練,目前並沒有和任何的健身房簽約,但我有提供個人課程,這也是我 Instagram 帳號取名為 Horologym「鐘錶和健身房」這個複合字的由來!

 

TC:您在哪讀書和工作呢?
@horologym:我大學在澳洲的伯斯就讀運動科學系,並在2012年畢業,起初我是主修人力資源管理,但是我很快地了解到朝九晚五的辦公室生活不適合我,我更想要追尋自己的興趣,一開始,我的夢想是要自己開一家健身房,但是新加坡的市場已經非常飽和了,再加上疫情的關係,現在變得更加困難,我對目前自己在做的事情很滿意。

 

TC:您小時候會戴手錶嗎?
@horologym:在我小學時期,大約是五歲、六歲的時候就開始戴著手錶了;在幼稚園的時候拿到我的第一支錶了,那是一支機械錶,但不幸的是,我在拿到的一個月後就弄丟了,那是支唐老鴨錶,有著手動式上鍊機芯,後來我都是戴著從跳蚤市場買來的便宜石英錶,那時這樣就夠了!

 

但是,我當時著迷於辨認時間,小孩子總是特別期待放飯時間嘛,我常看著教室裡的時鐘,倒數著即將來臨的下課;在青少年時期,我時常到百貨公司的腕錶櫥窗盯著那些錶,機械錶像 Kenneth Cole Open Heart 就非常吸引我。

 

TC:您的父母也有自己的錶嗎?
@horologym:有阿,我爸爸有收藏一些Seiko錶,而小時候的我則是下意識地被舅舅影響,他曾是我最尊敬的人,但不幸的是,他在我十三歲的那年過世了,他當時擁有兩支勞力士的Datejust,這些曾是他每天都要戴的錶,他那個時候戴著勞力士和我妹妹一起和吉娃娃玩,我只記得這樣了,他當時給了我一個印象,勞力士是成功人士才擁有的,也許這是一種行銷洗腦戰術吧,哈哈哈。

 

TC:您在新加坡時有當兵嗎?
@horologym:有的,在新加坡的每一個男性公民在進入大學就讀前都會被納入兵單,我是在2004-2006間服役的,新加坡是一個很小的國家,我們受訓的地方分布在亞洲各地,最艱難的地方是在汶萊,那裡的叢林全都是未開發之地,每當到了晚上更是黑得伸手不見五指。

 

我當兵時戴的是 G-Shock ,但我把它弄壞了,對我而言那支錶就是最棒的,你可以用來做任何事情,非常的實用,我當時把它的錶戴弄壞了,並在我最後一次到泰國出任務時搞丟,弄丟之後我感到非常不自在,我在一天放風日時,到了百貨買一支便宜的 Casio 給自己,替代我多年前弄壞的那支 G-Shock。

 

TC:在當兵時,您學到了什麼?
@horologym:我想我會說我學到了耐心和紀律,當兵時我們都會戲稱自己「急著等、等著急」,更學到了「永遠都要期待不可預料之事」,無論計畫多麼完善,永遠都要預期事情會改變。

 

TC:為何您覺得腕錶在新加坡有重要的地位?
@horologym:腕錶在新加坡是一件大事,全東南亞最頂尖的業務員就在我們的城市,我也說不出個所以然,不過由於我們無法去滑雪或是去登山,購買奢侈品就是我們消遣的其中一種方式。

 

TC:您是怎麼開始經營Instagram帳號呢?
@horologym:我從2013年開始經營,起初我覺得這會是個孤獨的興趣,因為那時並未看到許多人公開談論腕錶收藏或是論壇討論這件事,然後當我朋友開始分享到臉書腕錶收藏圈之後,我才開始和越來越多熱忱的收藏家交流。

 

TC::您買腕表是為了達成重要的里程碑嗎?
@horologym:我買的第一支勞力士是為了自己在2014年的30歲生日,我覺得一個男人的人生里程碑裡至少要收藏一支好的錶,勞力士對我而言是個終點,不過一旦我入了這個坑,就再也沒有回頭了!

 

Photo Courtesy of @horologym

 

TC:在您的收藏裡是否有一些錶是富有情感價值的?
@horologym:我在連續的日子裡很少會戴相同的錶,也試過替換我的收藏,但有些對我非常重要,Tudor Black Bay就有特別的意義,對我而言有情感上的極大的價值,我的狗去年過世時將它當成致敬放在IG上30天,新加坡的Tudor看見我的貼文後便與我聯繫,並為我心愛的狗刻畫在這支錶上,這隻錶對我而言,不僅僅是一支錶,更別有另一個難忘的回憶。

 

另一支對我意義重大的錶是 Gorilla ,我和創辦者有特別的情分,也是他們的先鋒收藏家,我將自己的名字刻在上面;我喜歡的另一支是 G-Shock King,我的女友也就是現在的老婆在我退伍後的情人節買給我的,我選這支是因為這是我第一次遇到太陽能發電的 G-shock,當時我對機械機芯並不感興趣。

 

Photo Courtesy of @horologym

 

TC:您有買過錶給老婆嗎?
@horologym:有的,我給了她一支 26mm鑽石錶圈的勞力士Datejust,不過幾年後我將它賣了,因為她總覺得太正式,我後來將賣掉得來的錢買了一支Panerai給她,有時她也想戴我的一些錶。

 

TC:您是如何收藏的?
@horologym:我是為了自己開心而買,並不是為了吸引誰的注意,我的收藏和我的穿搭通常相互呼應。我只有兩支時尚錶 – JLC Reverso和Cartier Tank,其餘的大部分都是運動風格的,雖然當我年齡漸長後,我對錶的品味也有所改變,但我是真心喜愛Haute Horology。

 

Photo Courtesy of @horologym

 

TC:您對二手錶的看法是?
@horologym:我覺得買二手的是非常明智的選擇,即使腕錶的舊主對它失去興趣也不會對你有任何影響或掉價格,我會建議初次踏入腕錶收藏的人可以先從二手的開始。

 

Photo Courtesy of @horologym

 

TC:您對收藏腕錶有什麼哲學?
@horologym:我喜歡收藏標誌性的系列,我有一支水鬼,從Speedmaster 到Tudor Black Bay ,也有一支IWC,我一開始也只是依照轉手價來判斷是否值得購入,不過現在我選擇收藏讓自己開心的錶,而不再只看中價值的部分。

 

TC:您有一支夢想中的錶嗎?
@horologym:可以選兩支嗎?Patek Nautilus 5711和 AP Royal Oak 15202這兩支是我永遠的夢想,現在越來越難跟上市場了,不過我也得出了一個新的理念,就是我即使不需要實際擁有也可以好好地欣賞它們。

 

Photo Courtesy of @horologym

 

TC:您會給新入行的收藏家什麼建議呢?
@horologym:別害怕發問, 問得越多你就能學得更多;加入論壇或是臉書社團,這不需要花你半毛錢就能讓你問問題,大多的收藏家都很願意和大家一起分享。

 

瀏覽和閱讀一些腕錶網站,像是Hodinkee就是一個很棒的學習方式,Youtube也是一個很好的平台,讓年輕的收藏家能得到大量的資訊;別害怕走進腕錶店家詢問業務人員,如果他們夠專業,就會想到要和顧客建立長久的合作關係,因此他們會樂意地分享專業知識給你。

 

TC:謝謝您寶貴的時間。

@horologym:謝謝你們,這也是我的榮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