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dlos Craft 德洛士非常榮幸可以邀請到 Ian (@mr.ian.c),「腕上時光」錶友社群的創辦人,在品牌和社群脫離不了關係的時代,Ian 在這裡與我們分享他如何將個人興趣轉變成一個台灣錶友們共同喜愛的 Community,又如何看待亞太地區未來腕錶發展的趨向。

 

Photo Courtesy of @mr.ian.c

 

TC:請問 Ian 你在哪裡長大?

Ian:我是台北人,在這裡出生長大。

 

TC:您的手錶收藏旅程是如何開始的?

Ian:我去年剛結婚,為了紀念新婚,太太買了支手錶送給我,才知道手錶如此好玩的!非常巧的是,去年因為疫情,我們無法度蜜月,剛好那陣子也有個朋友提到他覺得我應該要帶一支好錶,就在我出去逛街時看到了一支非常順眼的錶,就買了,我以前可是完全不帶錶的!

 

TC:在台北長大對於手錶的影響是什麼?

Ian:在我開始有錶之後才發現,許多的錶友都集中在台北,我想一定是這樣,我才有辦法交這麼多朋友、這麼容易延續我的興趣,同時許多質感好、氣氛好的鐘錶專賣店都在台北,常常可以去逛,這些是住在台北幸運的地方。

 

TC:你的第一隻手錶是哪一支?

Ian:我這輩子第一支手錶是父親買給我的卡西歐(CASIO)的電子錶,它叫做 Databank,是我國中時候帶的錶,可以存電話號碼在裡面,我都會把父母親的電話號碼存在裡面。在開始玩錶之後,又把它翻了出來,發現塑膠錶帶早就已經壞了,就給它換上新錶帶後再試試看,發現以前家人的電話竟然都還在裡面,這種回憶真的非常有趣!

 

Photo Courtesy of @mr.ian.c

 

TC:請問家人收集手錶嗎?

Ian:家人滿喜歡也習慣帶SEIKO,但沒有特別在收藏,不過我從小就對爸爸手腕上的鋼帶很有印象,有一段時間對我來說是父親的象徵。

 

TC:您買的第一隻手錶是哪一支呢?

Ian:就是去年結婚時買來紀念的這支 SEIKO Presage 系列的錶。Presage 系列在日本成熟時才會推到國際上,我這支應該是2018年出產的錶。有趣的是這支錶雖然在 SEIKO 目錄上,但還在試市場反應,上面還沒正式印上「Presage」,許多朋友都驚訝沒看過這支錶。

 

當初買它時沒有想太多,因為它真的很漂亮,開始仔細品嚐後也發現好多不錯的特色,譬如說它的阿拉伯數字時標和Rolex Air-King Style 的殼型,戴起來也很舒服,是這支錶建立我的賞錶基礎的!

 

Photo Courtesy of @mr.ian.c

 

TC:您有一支特別有感情或回憶的錶嗎?

Ian:錶真的是特別的東西,它建立起我與岳父的感情。我岳父是個特別嚴肅的人,不是非常好搭上話,但發現我們都喜歡手錶後,這現在是我們唯一又有趣的話題。我永遠都記得這天他特別開車來找我們,就是特別送來一支 Zenith El Primero 給我,送到我手上後又馬上回頭走了,我非常開心錶是我跟家人之間的美好橋樑!

 

Photo Courtesy of @mr.ian.c

 

TC:工作對於你收藏手錶有什麼特別的影響?

Ian:我是做廣告方面的工作,我對於各品牌的策略很有興趣,畢竟鐘錶產業滿成熟的,玩錶當中可以了解品牌歷史、產品質量和活動設計。

 

反過來看,這個成熟的鐘錶產業對於我的工作也有一定的影響,在追求創新時還是會發現許多經典的老方法還是適用的,譬如說辦活動、辦錶聚,許多產業越來越不注重人與人之間的感情連結,我個人非常珍惜這些與人共度時光的機會。

 

TC:請問 IG 的旅程是如何開始的?

Ian:開始多買了一些手錶之後,發現很多人會幫自己的手錶拍照,我一試發現手錶竟然怎麼拍都美,所以開了一個 IG 帳號當日記,紀錄生活。透過鏡頭看手錶感受非常不一樣,譬如說機芯,在鏡頭下更能欣賞它的細節,而當光線滑過,也開始發現原來打磨是真的有差的,每個品牌的習慣和工藝技術都不一樣,這些是肉眼平常不容易注意到的。

 

我覺得IG是交朋友的好工具和管道,很像一張我自己的名片,可以自己介紹給剛認識的錶友。

 

TC:當初如何成立手錶社群「腕上時光」的呢?

Ian:因為我的工作性質,又同時發展了玩錶的興趣,當初認為何不實驗看看會擦出什麼火花,有些人可能覺得收藏是給自己欣賞的,但我認為更適合交朋友、跟錶友交流。

 

「腕上時光」是2020年成立的,當時我創了一個群組,邀請我欣賞的收藏家加入,這群朋友是這樣來的。「腕上時光」強調共同經營的概念,雖然我是「版主」的身分,但我不停地鼓勵錶友主動分享,慢慢地許多前輩開始分享不同深度的文章、教導新手,我比較像是整合的角色,讓資料永存。

 

Photo Courtesy of @mr.ian.c

 

TC:身為社群經理角色,有什麼特別的目標嗎?

Ian:我想把「腕上時光」經營成俱樂部!在社群裡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想法、很厲害,所以我希望可以帶給大家的是禮物跟溫暖,譬如說我會幫大家做會員卡,沒有特別的功能,但是很值得紀念,我也會做皮製小物給大家,帶給大家歡樂。未來還會試做我們 Logo 的盒子、工具等,讓錶友們每次使用時都可以感受到屬於一個社群的美好。

 

TC:您怎麼看待台灣手錶的社群文化?

Ian:我覺得各有優缺點。優點是大家都玩得非常認真,有些會報名課程,連自己都會修錶,非常令人佩服,反過來說,我們台灣人比較少將手錶當成一種 Lifestyle,比較注重規格和 CP 值。

 

我自己非常欣賞國外一群人,他們專門玩SEIKO改裝,通常花在改裝的錢已遠遠超過錶本身的費用,但這是他們的愛、生活上的樂趣,這樣的 Lifestyle 非常快樂!

 

TC:你喜歡獨立品牌嗎?

Ian:對我來說獨立品牌有2種,一種是高端獨立品牌,有自己的技術和理念,另一種是微品牌,譬如說亞洲地區自己的 Microbrand(微品牌),我自己會注意一些Microbrand,有些品牌非常有趣。

 

微品牌畢竟供應鏈比較不成熟,通路也比較少,我通常會考慮到維修和做工,所以建議一定要試戴,只是這個時代大部分的微品牌在有限的資源下都是網購,比較無法體驗到試戴的樂趣。

 

我還沒對手錶熱衷時父母就一直建議我要戴錶,所以他們讓我當初選了一支台灣的ATOP石英錶,另外我也有一支非常感興趣的英國微品牌 – AVI-8,他們專門設計以軍機為主題的手錶,非常特別。

 

Photo Courtesy of @mr.ian.c

 

TC:與品牌合作是最有趣的是什麼?

Ian:最有趣的是可以跟品牌討論,甚至可以看到一些還沒有上市的產品,我可以直接提出我對它們的想法,會很期待是否瑞士原廠會聽到我的聲音,待未來手錶往這個方向推動,我會非常感動驕傲,感覺有盡一份心在裡面,最近一次是與 Titoni 合作。

 

TC:請問您收藏古董錶嗎?

Ian:有,通常我會叫它們「老錶」,因為每一支都有自己獨特的故事和發展。我有2支最喜愛的老錶,一支是我岳父買的 GUB 格拉蘇蒂(Glashütte Original)Spezimatic 26 女錶,現在我太太非常喜歡戴,這支是格拉蘇蒂在東德時期時做的。

 

另外一支是意外在天母跳蚤市場買的,當時我在老錶攤看上一支 SEIKO 並請老闆開蓋給我看機芯,在我還無法下定決心時忽然下雨了,老先生很積極地介紹卻沒有要蓋上的意思,我怕他就這樣放了回去隨意就趕快買下來了。後來我拿給認識的師傅檢查,狀況一切良好,維修後我又發現裡面跑進了一隻小蟲住在面盤裡,我笑說這支錶真是多災多難,這支錶的故事非常值得分享。

 

Photo Courtesy of @mr.ian.c

 

Photo Courtesy of @mr.ian.c

 

TC:請問 Ian 對日本手錶在各地美名的看法?

Ian:日本的民族特性大家都知道,會把產品做到最好,雖然長年來大家最相信工藝的國家還是瑞士和德國,再來是日本,對於歐美來說世界的另一端也有一個這樣的國度、如此成熟的體系,是非常吸引人的,得到發源地的肯定使人敬佩。

 

日本進到腕錶產業的早,已有150年以上,有許多歷史故事,手錶總是脫離不了歷史,就算是新品牌,也大多由歷史取材。譬如說今天的中國,製錶歷史大概是日本的一半,慢慢開始有歷史故事,就會有人注意到。

 

TC:台灣與SEIKO總是有特別的連結,您有什麼看法呢?

Ian:畢竟地理位置近、歷史接觸,台灣受到許多日本文化影響,我們與日本脫離不了關係。早起日本產品主打「耐用」,非常符合台灣人的需求,在我們祖父母、爸媽那些年代留下非常好的印象,自然地我們這一代會對 SEIKO 會有很大的好感,傳承下來總是有許多錶款以及家族情感故事。

 

值得討論的是,Grand SEIKO 老一輩比較沒有看過,那時只是一個系列,現在是獨立的一個品牌,挑戰不少,我也非常期待看到 Grand SEIKO 接下來的發展。

 

TC:您如何取得手錶資訊和市場,可以與讀者分享?

Ian:我覺得台灣的錶圈環境和媒體都很成熟,也成長地很快,我平常會看 YouTube 和中英文媒體,中文媒體可以了解自己的文化趨勢,英文媒體可以看到新觀點。

 

我從「學良」的頻道開始學習,現在非常喜歡看「時間觀念」的 Bryant 分享,因為他的年紀跟我差不多,可以了解同輩的想法是很難得的事。也希望媒體可以多分享關於手錶設計的資訊,我個人對於設計概念、殼型設計等特別有興趣,很值得大家討論。

 

TC:請問 Ian 怎麼看待亞洲手錶市場的未來?

Ian:亞洲目前以市場導向為主,我們的購買力驚人,但各國沒有相互交流所以產品設計會討好特定國,我認為雖然各國語言不一樣但文化相近,期待未來品牌會做社群導向,這樣就沒有國界問題,大家也可以互相學習、視野也會更廣。

 

TC:你最愛的錶是哪一支?

Ian:我最愛結婚那支,也是第一支,第一支總是無可替代。如果不提這支的話,我最喜歡戴的是 MIDO 的 Ocean Star 彩虹圈減壓錶,為了向1961年的原版腕錶致敬,只限量1,961支,它在不同的潛水深度可以用不同顏色來計算需要多少時間往上游,非常好戴,我也會放進水裡欣賞它。

 

Photo Courtesy of @mr.ian.c

 

TC:希望未來可以收藏的錶或聖杯?

Ian:這我有好多可以分享,開始入坑時的聖杯是 ORIS BIG CROWN PROPILOT X,不過現在我很想要一支德國機芯透背的錶,目前沒有一定要的品牌。如果有機會的話,我也想要玩 Patek Philippe 的金鷹,它的殼型完美,絕對是最適合男士的腕錶。我最近也特別有興趣的是 SEIKO 幫三宅一生(Issey Miyake)做的系列錶,裡面有一款機械錶是由吉岡 徳仁(Tokujin Yoshioka )設計的,非常特別!

 

台灣有個品牌叫 22Studio,他們專門設計水泥做的錶,在手錶和設計圈都非常有名。有一天散步經過,老闆主動展示錶款給我看,在我表示非常喜歡他們的設計但還不需要購買時他們卻表示會再努力進步,這種真誠和努力讓我非常感動,直到現在我還是經常關注,因為有一天我想買一支收藏。

 

 

Photo Courtesy of @mr.ian.c

 

Photo Courtesy of @mr.ian.c

 

 

TC:家人喜歡手錶嗎?

Ian:我太太非常喜歡手錶,我也很開心她會陪我一起玩,每次錶聚她都會陪我去,我感到非常幸運。我們相處時間很長,如果一路上沒有她的支持,會很難玩下去,我最欣賞她的 Oris Big Crown Pointer Date,非常優雅,未來等我有小孩,也希望我可以跟他出去討論要買什麼錶,對我而言會非常快樂。

 

Photo Courtesy of @mr.ian.c

 

TC:您收藏手錶的理念是什麼? 

Ian:一定要有社交、與人多連結,錶跟交朋友一樣沒有絕對,我覺得是種機械浪漫,收藏時我會賦予它們藝術及欣賞的價值。

 

TC:您會給年輕/初學者帶來什麼建議?

Ian:不用怕買錯,不用怕別人的看法,問問買它對自己的意義是什麼、賦予它價值,否則會買太多也不會長久。

 

TC:Ian,非常謝謝你今天的時間

Ian:謝謝你們,很開心可以分享許多收藏以來有趣的故事和理念。

 

_____

 

延伸連結

 

參加「腕上時光」 Facebook 社團

 

Instagram @mr.ian.c

 

閱讀 Mr.Ian.C Medi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