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dlos Craft德洛士很開心有這個機會專訪這位對手錶充滿熱誠、衷心及擁有自己哲學思考,並毫不保留自己興趣的@clueless_collector與我們來聊聊他的腕錶收藏之旅。

 

Tidlos Craft: 感謝 @clueless_collector 參加專訪與我們交流自己的故事。
@clueless_collector: 謝謝Tidlos Craft的邀請!

 

TC: 你的家人來自哪裡呢?
@clueless_collector: 我來自新加坡,不過在2000年初搬到了美國西岸。當時,我在新加坡的半導體業工作,後來得到了一份外派在美國的機會,我也因此和老婆一起搬來美國;之後,我們的兒子在美國出生,我們都很享受這裡的生活,比起終年潮濕和炎熱的新加坡,這裡氣候四季分明,我想也只有真正在住過新加坡的人才可以體會吧。

 

TC: 您是什麼時候對腕錶感興趣呢?
@clueless_collector: 記得在我五、六歲的時候,我哥提了一個棕色袋子回家,裡面裝著一支腕錶,那是哥哥送我的禮物,這是我印象中第一次與腕錶的接觸;到了青少年時期,我慢慢地開始對它更加感興趣。在新加坡的街道上,無論是在雜誌上或是在各個百貨商場裡,處處都可見到腕錶,我曾站在玻璃櫥窗前凝視他們許久,只為了看腕錶如何運作。我父親曾有過一支勞力士Datejust,他後來將這隻錶贈與我哥。

 

TC: 腕錶的哪一個部份最讓您著迷呢?
@clueless_collector: 腕錶內部的微小零件讓我感到非常驚訝,這些錯綜複雜的小零件竟然能夠和諧地運作、告訴人們時間;而且其餘的附加功能,像是日曆或是月相也非常有趣,讓我非常想知道該如何運用這些極微小的零件來完成這些功能。我在半導體業工作時,負責的是次微米幾何,一種比人類頭髮更細的物質,對我而言,這些微小的事物總是非常吸引人。

 

Photo Courtesy of @clueless_collector

 

TC: 您買給自己的第一支錶是什麼?
@clueless_collector: 我買給自己的第一支錶是Pierre Balmain,當時花了580新加坡幣買下它,這隻錶的購入對我的青少年時期有著重大的意義,那是我花了整個暑假打工賺來的錢買的;幾個月後,我買了價值1,200新幣有著珍珠母錶盤的Philippe Charriol,這兩支都是石英錶;在這同一年間,我花了1,350新幣買下人生中第一支機械錶 – Maurice Lacroix 艾美跳時手上鍊腕錶。

 

挑選這幾支錶的原因是當時很流行,他們可自由地搭配我的西裝和鞋子。我也喜歡設計師腕錶,他們通常都很有趣,近期我大多分神在目前的收藏,但這三支錶對我有重大的情感成分,時常提醒我在新加坡的那段青少年時期,是如何開始我的收藏愛好。

 

TC: 尚未搬來美國前,您在新加坡時的收藏進行得如何?
@clueless_collector: 是的,在2000年之前便開始了我的收藏之路。我有萬寶龍和宇舶錶,萬寶龍的1999的Masterpiece,這系列一共只生產1924支;宇舶錶的是Classic Fusion 系列,錶盤上有著龍的圖樣,剛好在千禧龍年(2000年)推出的錶,這是那時我的女友,也就是現在的老婆買給我的,這系列的腕錶裡,只有其中100支是精雕而成,宇舶錶甚至將當初製作腕錶的器具全數銷毀,因而讓這系列的錶更加稀有,這支錶對我和我老婆而言絕對是非賣品,我們永遠都會將它好好地放進在收藏裡,不會將其拋售。

 

 

Photo Courtesy of @clueless_collector

 

TC: 來到美國後,您是如何開始你的收藏呢?
@clueless_collector:  其實當初對自己未來十年內的收藏沒有特別的核心策略,一開始也沒有廣泛地去研究腕錶,於我而言,收藏自己喜愛的腕錶才是重要的,不過,有趣的是,我最初購買時僅僅是因為這些錶的價格經濟實惠,折扣正是驅使我購入的主要誘因。在我們的文化中,這種感覺就像是「假如我今天不買的話我就虧了!」現在便可以理解了,這些錶會打折一定是有原因的,而我也是在這樣的情況下買了我人生中的第一支勞力士Cellini Prince,勞力士中少數的自動機芯錶。

 

Photo Courtesy of @clueless_collector

 

TC: 您什麼時候買了人生第一支意義重大的腕錶呢?
@clueless_collector: 我的印象非常深刻,當時是在2014的六月遇見了Patek Philippe Nautilus,那一年人們仍然能在展示櫃裡見到它,這是今天的我們都難以想像的事情吧,當時我正在加勒比海的一艘郵輪上聯繫著各個腕錶經銷商,我對於有著藍色錶盤的5711非常感興趣,有誰能夠拒絕得了Gerald Genta設計的腕錶呢,而且還和布萊德彼特戴的那隻錶一樣酷, 所以我聯繫了在聖馬丁的經銷商(@jewelsbylove),他們願意提供我一支5711,並將這支錶當作是我們之間第一次的商業合作的象徵,但是他們建議我應該拿更複雜一點的款式,最終我買下了一支5726 和白色錶盤的5711,並將5711贈與我的小舅子。回想著過去,我有時候會後悔自己沒有擁有過它,但是人應該要繼續向前看齊,為自己擁有的感到開心和知足。

 

Photo Courtesy of @clueless_collector

 

TC: 您是如何深入瞭解腕錶這塊領域?
@clueless_collector: 從我收藏的第一支Patek 後,便開始深深地踏進了收藏圈子,我學習到腕錶的各種細節,也透過和其他收藏家的經驗交流,讓自己快速地提升到了另一個層次,從這之後,我開始了勞力士的收藏之旅。起初,我對收藏勞力士有所遲疑,更不想要每個人都有的錶,但是,在腕錶收藏圈裡的前輩們,讓我了解到這些錶有多好、材質有多堅固、做工有多精細,於是,我在2014年的十二月買了第一支Daytona。

 

Photo Courtesy of @clueless_collector

 

TC: 您會追蹤哪些其他的品牌呢?
@clueless_collector: 我對Omega很有興趣,第一支Omega是在2015年買的,那是 Daniel Craig 在電影《007:惡魔四伏》中戴的錶,錶帶是尼龍材質,每個男人都想和James Bond一樣帥氣,這支錶真的非常吸引我,我覺得它超酷。
 

這個錶一共只有生產7007支,我很幸運地拿到了編號第777支,而且這支錶原本是配給James Bond的原生家庭。同年,我贈與我老婆一支上面有Snoopy的Ladymatic,這支錶在當時非常搶手,甚至到處都缺貨,從此,我的Omega收藏進度慢慢增加了,後來,我也買了trilogy 系列並拿到編號333、557和Apollo 11的50年紀念對錶。
 

對我而言,和經銷商保持良好的關係非常重要,同個勞力士經銷商曾建議我購買蝙蝠俠和浩克,起初我並不怎麼感興趣,不過今日我仍然開心自己當初有買下他們,這也是我叫自己「不經意的收藏家」的原因,我覺得近期的腕錶收藏這件事已經接近瘋狂的地步,我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但我只會收藏自己喜愛的錶。

 

Photo Courtesy of @clueless_collector

 

TC: 您的太太是如何看待您的興趣?
@clueless_collector: 我感到非常的開心也很慶幸,她總是支持我這瘋狂的興趣,不過有時候會善意地唸我我收藏的習慣,我老婆、兒子和我自己都樂於分享腕錶,選擇出門前今日該搭配的腕錶品牌,這漸漸地變成了我們家庭裡分享時的一種熱情與樂趣,許多的品牌如今開始推出不分性別的腕錶,這真的是一個很棒的想法,買一支錶也可以給兩個人使用,我買過很多支錶給我老婆,最近買的是Patek Aquanaut Lady 5067A和Tiffany的7234R,Tiffany的錶盤很特別,你可以要求客製化,但他們不一定會有,於是當他們通知我時,我便立刻買了。

 

Photo Courtesy of @clueless_collector

 

TC: 您會和兒子分享這個興趣嗎?
@clueless_collector: 我試過,事實上他也有屬於自己收藏腕錶的盒子,他的興趣反反覆覆的,當他還小的時候,總是帶著他的玩具錶旅行;現在長大了,正值青春期的他已經不對錶那麼感興趣了,但是我肯定他以後一定還會和以前一樣喜歡。另外,我收藏的這幾支錶他很喜歡,偶爾會看到他戴著它們,其中的一支是Omega 不銹鋼的Master Chronometer Moonphase,我也送了他一支Girard Perregaux Laureato Evo 3 當作禮物。

 

Photo Courtesy of @clueless_collector

 

TC: 您收藏時的哲學是什麼?
@clueless_collector: 你有注意到我有勞力士Rolex、歐米茄Omega、百達翡麗Patek和朗格Lange腕錶吧,我覺得我想收藏每個品牌中最好的那一支錶,而且要最好中的最好,不過老實說我還沒有歐米茄的專業登月錶,我喜歡買最優質或是限量的,而朗格出產的機芯非常優質,他們的精工是世界上最棒的。

 

TC: 您是如何接觸到朗格腕錶的?
@clueless_collector: 我有9支他們的腕錶,第一支朗格錶是在2015年買的,那是200週年時出得紀念款1815,起初是想在杜拜購入,我當時正在那裡渡假,但不巧的是所有的錶都賣完了,後來我回到美國聯繫了許多經銷商,最終在邁阿密的一家精品店找到,我也隨之與他建立了長久的合作關係。

 

隔年,朗格邀請我參加Lake Como to the Concorso di Eleganza(豪車秀),我被眼前的腕錶以及名車征服了,我很感激這場活動讓我和這個品牌有了更多的連結,離去之後,我買了一支朗格1 Timezone,同時也很幸運地拿到了第一支Odysseus,我沒有特別偏好重複的錶,外表或是功能有所不同才是我想要收藏的。

 

Photo Courtesy of @clueless_collector

 

TC: 您有夢想中的腕錶嗎?
@clueless_collector: 年輕時,我就特別想要一個萬年曆,我總是被他和他的功能吸引,像是錶如何知道月相和閏年,但我現在還不知道應該要收藏哪個,還在考慮明年買個Patek Philippe或是朗格,如果想好了就買,現在也還不太需要,錶對我而言是一種興趣、也是一種配件,但並非必需品,我甚至正考慮要拓展我的收藏。

 

TC: 您對微品牌有興趣嗎?
@clueless_collector:  我最近成功得到在二月推出的Kurono Chronograph 2,也正在關注一些微品牌,我考量的是微品牌的壽命和可維修性,如果這些工匠們都不在了,那麼誰會負責手錶的維修呢?這是我目前尚未踏足微品牌圈的一個主要原因,有很大的機會這些錶的價格會非常昂貴,目前在市場上的金流量很大,突然間每個人都可以是收藏家,我真的不能理解,所以先選擇自保。

 

TC: 最近您有沒有其他感興趣的牌子呢?
@clueless_collector:  最近我拿到了Chopard,在今年的Watches and Wonders展覽中,Chopard推出他們不銹鋼版本的LUC Chopard Jubilee,限量25支的25週年紀念版。

 

在四月二號那天,我第一次在他們的部落格上讀到這個資訊並透過內文連結到官網購買,可惜的是這時尚未開放購買,一直到了四月九號,我特地早起一遍又一遍地重新刷網站,直到那隻錶出現在頁面中,我馬上將它加入購物車、下單、結帳,之後這支錶的狀態變成了「根據需求而定」,我覺得自己非常幸運,後來,Chopard電商部門的經理聯絡我,並告知剛剛的狀況非常奇怪,因為那隻錶不應該出現在網站上,它本來已經分配至各個不同精品店的客戶。

 

經過一陣討論之後,他們又再度聯繫我,並將一支錶配給我,還歡迎我加入Chopard 這個大家庭,對我而言,Chopard用心經營電商與客戶的關係這件事讓我感到溫暖,而我也為此感到開心,希望他們未來能持續。

 

TC: 您是如何開始經營IG?
@clueless_collector: 我的第一則貼文是在2018年,那時候這個平台對我而言就是個玩玩的地方,初期我沒有很頻繁的發文,但現在發文卻成了我的一種習慣,有時候我想戒掉它。如果要發文,就希望是有意義或是有用的內容,我希望能幫助到其他收藏家,同時,我也很樂意分享專業知識和想法。

 

TC: 您會給想新手收藏什麼建議?
@clueless_collector: 我想你需要先思考自己的收藏到最後會如何,不要只是跟著流行或是折扣而購買,自始至終都要跟著自己的心,這是效率高的人所擁有的七種習慣之一;請謹慎思考你的收藏呈現的樣子,並努力朝著這個目標前進,不要只是因為怕錯失機會而買下它,收藏是一種獨特性,你會想收藏你覺得特別的東西,為何要收藏每個人擁有的呢?還有,要對銷售人員的態度保持良好以建立好的關係。

 

TC: 您有計畫要將腕錶傳承給兒子嗎?
@clueless_collector: 如果他有興趣的話,我當然願意;如果沒有興趣的話,我也許有一天會將他們拓展成更大型的收藏。我夢想中的錶會是萬年曆,正考慮著5270、5970或是Langematik 的萬年曆,我現在已經對語音報時或是陀飛輪不愛感興趣了,但或許未來我的喜好會改變吧,我也不知道。

 

TC: 您還有哪些事情想和我們分享呢?
@clueless_collector: 我對目前的收藏非常滿意,我感覺這個興趣可以休息一下,在華人的文化裡我們相信信念,人生只有一次,千萬不要後悔,你應該要嘗試各式各樣的事情,我時常告訴我老婆我很快樂,我隨時都準備好要走了,這就是我過生活的方式,我想和水一樣有彈性也有能量,可以變成任何形狀。